宝贵的二十五年-没有终点的航行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建筑实际上是一种多专业、多领域交叉的综合性学科,不可能靠建筑师一己之力去做,因为建筑师对一些领域欠缺专业认知,至少在创意各方面有一定的局限。一定要找合适的人去做,只有这样,才能 保证工程的质量。张宝贵先生既是艺术家,又是工艺师,是一个具有具体操作能力的人。现在很多作品都要有创意,但光有创意不行,必须要找到实施创意的途径,张先生有不一样的创意,而且又能把这个实施起来,这个我认为是很重要的。

    不少建筑师喜欢做幕墙。做幕墙看似很简单,但里面的构造却很复杂,它的学问大了。学建筑也要了解些幕墙的专业,不懂也不行。建筑师需要经过严格的教学训练和实践,同样,像做幕墙的工程师,或者做装饰的张先生,也需要懂建筑,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参与到设计工作当中来。我的一个做幕墙设计的朋友,对构造很熟悉,对建筑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所以跟他在一起探讨问题就特别的不一样,他可以帮你出主意,帮你完善细节。正是因为建筑这门学科需要各方专业的协力、融合,所以我才极力 强调多专业渗透的重要性。只有这样,作品的整体性才会得到质的提升。

    跟张先生认识是我的缘分,我希望跟他共同完成宁夏大剧院项目,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希望互相找到感觉:我找到张先生的感觉,张先生找到我的感觉,然后把双方的感觉统一起来,把建筑做好。

    齐欣对宝贵先生的评论我也有同感,他的确是从未知到探险。其实做建筑师也是一样的,我经常讲我们做建筑的就像在无边无沿的大海中游泳,没有终点。你只能往前游,你看不到岸,虽然清楚自己的 目标是什么,但是你看不到。我就是这么做设计的,所以我有这种感觉。从未知到探险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拼搏的过程。其实我很享受这个过程,确实很享受,感觉自己在不断前进。宝贵先生就是这样,他有很多新的点子和想法,他不仅仅做材料,还做工艺、做施工,他把整个体系都做出来了,这个是很成功的。张先生既是艺术家,也是一个工艺师。他有很多新的点子、新想法,他不仅做材料还做创意,做服务,所以跟他合作很放心。

 

张宝贵+程泰宁

 

    程泰宁:我是通过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作品“认识”您的,开个玩笑。(当时)我没见到您本人,而是先看到了您的作品。国家大剧院在建设过程中我去过多次,当时我对它的室内装修不太满意,我觉得应该比我想象中做得更好一些。但是,到了音乐厅以后,我发现完全不一样了,音乐厅给我的感觉比其他厅都好。尤其是吊顶,我当时就问是谁做的,从那时知道了您,但那时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张宝贵: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吊顶,一共164块,100多吨,每一块我们都很精致地做,用计算机去分解,用手工去雕刻,用雕塑的感觉去体会。安德鲁提供了吊顶的石膏小稿,1/10 吧,小稿有很多分辨不了的东西,不知是制作的痕迹,还是创意。我跟我的助手讲,不管是痕迹还是创意,我们此时是放大样,都做出来吧,然后再感觉,再取舍。很多东西我们不懂,20多年过去了,所有的未知触动了我们的一种本能。

    程泰宁:建筑师还是很愿意和您合作的。

    张宝贵:建筑师都非常有学问,非常专业。您在墨臣做的报告讲到哲学上了,这个现象很多建筑师都有,特别是一些国外建筑师,不直接说建筑,不直接说专业,“跑题”了反 而让人容易理解他的设计。 您的讲座给我一种另外的感觉,我记得曾跟您说过,我仰慕70多岁那一代人,好多故事又回来了。

    程泰宁:建筑设计的创意也是来自于生活。

    张宝贵:渐悟也好,顿悟也好,就像能量,聚到一定程度就打雷了。十几年前,吴良镛先生让我给他做凤,做了许多稿,吴先生都说不对。我就告诉吴先生我不做了,我肯定理解不了您,吴先生说必须你做,别人做更不满意。反反复复做,偶然间有一稿他抓住了,他说就是这个东西。一路下来学习了许多东西。

    程泰宁:齐欣说您是一个善于探险的人,在未知中探险,我和他有同感。

    张宝贵:20 多年来,我是被一些事情教化过来的,不管是老一代建筑师,还是现在年轻的建筑师,我好像可以进入他们的空间当中。齐欣给我这么定位有道理,我不知道探险是什么,我没有足够的胆量和能力去探险。回想干过的这些项目,一回头才知道原来叫探险,惊了一身冷汗。齐欣设计了一个建筑,100米长,19米高,方盒子状,墙上面有大大小小的洞。那天我到他那儿去,我说如果你胆子够大,

我就做成整块板,我跟他描述:把板子成1厘米厚,里头加纤维,现场支模,把它当作永久盒子板,再做钢构支撑,完了后边浇混凝土。

有人担心没有伸缩缝,将来要裂。我们请专家讨论,针对可能发生的局部沉降、位移制定措施。有专家建议用汽车减震的方法,所谓阻尼效应,我明白,又是探险。当初安德鲁让我做音乐厅吊顶,周庆琳院长陪着去,当 时我说“能”的时候,其实很迷茫。当时就是想做,能不能走到终点,真的不知道。探险的路也不一定真的能有结果,一个又一个激流险阻,从未知到未知。

    程泰宁:您那儿的方案(宁夏大剧院)怎么样了?

    张宝贵:我回来就安排我们设计师做,做了几稿,我觉得跟您的想法距离比较大。前几天我自己上手了,也不知道我的图能不能靠谱。我不会电脑,用笔画了一个草图。要深化的东西很多,我试图表现空间和时间的东西,不知道这个思路跟您是不是能接上。其中有音乐符号,当地的一些纹样,我在找水的表现方式,做成流动的水,和当地文化联系起来,靠近建筑的特点。

    程泰宁:大厅空间有20多米高,可是进深很浅,只有十七八米。实际上进去后需要仰视才能看到全景。图案的中部稍稍丰满,两边适当虚化,下边丰满而上边虚化。它展开后是一个弧状物,人视野范围内可能看到最清楚的是中间部分。人进去看到的东西只有这个部分,所以我希望有点褪晕,所有的线往中间收,可能也不是平直的线。结合这个建筑空间来做的话,图案可能还需要稍微协调一下。在色彩上,

基本是白色的大理石加上金色的色块点缀。突出的是您这部分图案。

这个图案的色彩可以和主色调拉近,当然也可采用不同颜色,这个由您来决定。但一定要把色彩做得很干净、简洁,室内的墙面要做

精细。

    张宝贵:除了建筑空间,包括对当地的好多东西得有一个认识,现在脑子有点空白,我想先去看看。

    程泰宁:还是要强调它的现代感,有微妙的感觉,把肌理做得很美就可以。这方面我们需要运用一些艺术的手法,但是不要太强。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一锤定音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缘起“鲨鱼皮”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