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再造场所精神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尽管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特别喜欢了解新材料的建筑师,但当我第一次看到宝贵石艺的时候,心里着实是兴奋了一阵。记得是2010年,在深圳第一次见到张宝贵先生的时候,他送给我一本宝贵石材的 小册子。里面的案例和样板照片十分吸引人,我当场几乎就“中毒”了。后来专程去了趟北京,到了宝贵石材的展场,在其中流连忘返,这次是彻底“ 中毒”了。后来,在工程材料的选择时,我想起了宝贵石艺。时逢重庆璧山规 划展览馆选择外墙材料,纠结之际,如同雪中送炭,甲乙双方皆大欢喜。展馆位于山水之间,造型大虚大实,外墙材料如天然石材雕琢而成,浑然一体,朴素自然,实为其他材料不能相比。

    材料是每个建筑师都十分关注的话题,就我个人而言,也倾向于尝试新的材料表现形式。宝贵先生的新材料不论从功能实现还是审美高度上,都契合了建筑师对于材料的要求和喜好。传统意义上的材料 性能固然很好,但可塑和造型的能力却差强人意。宝贵石艺弥补了这个缺陷,它可以被制作成多种肌理,甚至可以创造出新材质,这一点尤其难得。而且由于该材料的原料是混凝土,因而具有良好的耐久性。相比之下,一些所谓的有机材料就难以获得建筑师的信任,虽然也可模仿出类似于青砖或石材的质感,甚至能够实现几毫米的超薄尺度,但这些有机材料能否经历时间的考验,质量和质感能否得到长久保证,这一点我们无从得知。宝贵先生的材料 是对传统工艺的推陈出新,在质量和质感上,我是认可的。

    预计今年完工的璧山规划展览馆项目所在的场地是一座山体,为安全施工,地方强调生态保护,要求不可大动山体,并最终要复原山貌。我们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大的气力。展览馆建于山顶,因此在材料运输上着实麻烦。山顶上做基础,要开槽,然后还要将与主体相关的地貌和景观全部恢复、完善,这极具挑战。材料的选择变得尤为关键,既要适应周 围的场域精神,又要保证展览馆外墙的功能。起初我们希望使用天然石,但因其尺度限制以及昂贵的价格而作罢。我们最终选用了宝贵先生提供的材料,主要原因是看重了它的自然性,它的材质与从山上开采的整块石头无异,浑然天成的气息感十足。我们希望这栋建筑远观如山上开凿的房子,能够与自然环境产生密切的关联。

张宝贵先生对建筑材料的特殊感觉造就了那么迷人的新型人造石材,为我们对材料的选择拓展了全新的视野。

 

张宝贵+汤桦

 

    张宝贵:每一种材料都有自己的特点,建筑师会根据具体的条件使用不同的材料,各种东西来得突然,在使用过程中,建筑师怎么辨别和选择显得非常重要。比如树脂型的人造石,可以做的细致、坚固。但是有机材料在室外不耐久,容易变形开裂,这种警惕有道理。树脂和水泥,都是前人留下来的,用树脂为胶,石粉为集料,制造出的产

品一般叫“人造石”,比如卫生洁具、大理石台面、工艺摆件等。水泥为胶,石粉为集料,制造出来的制品我们取 名叫“再造石”,比如亚运村的雕塑,万刚部长送给戈尔的雕塑《 对话》,日本建筑大师隈研吾为三里屯SOHO设计的城市家俱,还有大明宫、大唐西市的墙板 等。“人造石”是有机的,多适宜室内,很细腻,很坚硬,但是怕光照。“再造石”是无机的,适合室外,很粗犷,很耐久,不适合做精细的造型,有一定的脆性。面对各种材料,重在选择,选择不好会出问题。比如有的墙板开裂了、污染了。主要是对于技术要领掌握不到位,或者过于商业化的原因。

    汤桦: 我在孟建民那里看了你们的资料后,去了昌平,当时还 “有伤在身 ”,脚骨折,一瘸一拐拄着拐杖去的(笑)。

    张宝贵:让人感动,真的是这样,本来可以把我叫到深圳去讨论,您受伤了,这多简单啊。 您看到墙板兴奋了,建筑师的情况不一样,会有不一样的思考,您看了东西马上就想到建筑上了。到工厂了解情况和道听途说不一样,这有利于判断,有利于选择,有利于下决心。

    汤桦:研发过程和产品品质要得到保障。

    张宝贵:墙板的品质和工艺有关系,比如水灰比、灰砂比、养护时间、密实度、纤维添加量、后期处理等,都会影响制品的强度和耐久性。我们对条绒板剔凿后暴露骨料,它就像石头了。还要拿铁刷子挠,把缝隙里的渣挠掉,要刷肥皂,不刷肥皂还是水泥。这样的工序能够远看,也能近看,建筑师喜欢这种粗犷的味道。华东有一个名人图书馆,我们研发时是剔凿齿条的,像石雕一样,建筑师很欣赏。后

来总包方安排别的企业做了,远看还好,近看是喷涂料的,没了石雕的感觉,大家以为墙板都是这样,其实不然。

    汤桦:我看重您所提供的材料的质感,璧山规划展览馆那个项目采用你们的材料后,浑然天成。

    张宝贵:璧山那个项目,我去过现场,虽然还没有完全建完,但还是感觉到了您讲的四个字“大虚大实”。安装过程中有的墙板因为污染出现色差,有点儿遗憾。重庆雨水多,有的板运到现场不能马上上墙,工地条件大家可以想象得到,放在地上,到处是浮土,一下雨像泡菜一样,泡了很长时间,板子污染了。事后我明白了,如果我们在现场有人协调,如果我们提供摆放的铁架,如果我们主动跟安装方

对接采取一些办法,就不会污染了。看来服务和管理还不到位的时候,就会出现想不到的事。

    汤桦:这会让您感到遗憾吧。

    张宝贵:看到污染了的板,我心里难受,再拉色也不如原来的好,还投入很多人力财力,得不偿失,这说明所有的好事情好建筑不会只是个技术问题。有的管理比较到位就不一样,比如秦皇岛鸟类博物馆的墙板都是白的,好几年了,越来越耐看,也没有污染。王辉设计的四川总部基地的竹形板也是这样,王辉觉得有味道,好像板在呼吸。

    汤桦:实际上,这个色彩问题,我完全可以接受,而且并不是个问题。色彩如果严格趋于一致反而不自然。至于墙板尺寸,墙板最初被设定为六米长是因为我们按照立面构图的原则,设想用横线条进行划分和切割。这些线条大小、长短及宽窄不一,最大的墙板设置为6 米。后来由于造价所限,我们调整了尺寸并重新绘制了立面图,得出的效果也不错。于是我们将6米大板改换成了4.5米的墙板。建筑师

需要应对和适应这些变化,无论是设计,还是技术、施工工艺等。

 

    张宝贵:这就是您追求的浑然天成的效果吧,璧山规划展览馆在探索虚和实。把挖走的土又回填到建筑周围,高高低低,随建筑的空间发生变化,形成自然的坡地,上面还要长树、长灌木。到了这个时候我似乎看懂了效果图,明白了您的设计初衷。大家都在讲环境、讲自然、讲风格,看到这个建筑有所感悟。

    汤桦:现在用的这种板是条绒形的。

    张宝贵:是,最初受国外产品启发,受清华大学陆志成老师诱导,从一开始就研发条绒状墙板,一直走到今天。也想过别的形状,但是怎么都不好排列,会很复杂、很乱、很小气,比如方形、圆形等。线形好拼接,可以无限延展,和建筑能说上话。有宽有窄,有深有浅,各种肌理和色彩,您为什么也选用这种竖条纹呢?

    汤桦:因为我认为它与采天然石材所形成的材料纹理极为相像。采石时用钢钎敲打,崩裂开所造成的痕迹形成了一种天然的灯芯绒条纹。它是传统技术所传达的造型语言的具体表现。事实上这种材料在很多现代建筑实例中都出现过,比如鲁道夫在耶鲁的建筑系馆就曾使用过这种条纹。我去看过后发现它很像天然采石崩裂开后形成的条纹

效果,很有意思。

    张宝贵:建筑师的想法很特别,就材料而言有时又很接近,当然也在变化。崔愷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500平方米LOGO墙,50厘米厚,“图书馆”三个字做成中文,还有几十个国家的文字,字是透空的。我们帮他研究,帮他实现,他在之中提想法。

    汤桦:那太有趣了。

    张宝贵:就像您一开始讲的,有的新材料是有机材料,大家担心出问题。看来建筑外墙还是无机材料比较耐久,最近我们又在异想天开,开始研究“六合一”的多功能墙板了。

    汤桦:您刚才说的多功能墙板,如果真的做成的话,从审美层面还是技术层面都过硬,那就太好了。因为现在使用材料还是要考虑保温、防水,这方面传统的墙板往往无法兼顾。如果说,宝贵墙板的国家标准的实施是这种新型材料在实施层面的法律性保障,那么材料的复合功能则为其开拓了广阔的使用空间。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缘起“鲨鱼皮”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把捏手工的触感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