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把捏手工的触感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1990年,我接手了一个援外项目,设计马达加斯加国家体育馆。 由于非洲的经济条件和气候条件都不是很好,在装修材料的选择上 就存在了一定的局限性。本想采用一些特殊的装修材料,但又怕维护费用过高,当地负担不起。于是我转而想对墙面做一些类似清水混凝土似的质感处理。因为当时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外装材料,我希望在重点部位用一些浮雕作为装饰。于是,就开始了与宝贵先生的第一次合作。混凝土浮雕 被设计制作完成以后,远渡重洋被运到了马达加斯加。那四块混凝土雕塑和清水混凝土建筑浑然天成,融为一体,并且这种材料难得的耐久,无需过多的维护。现在那四块浮雕还挂在马达加斯加国家体育馆外墙上,已经成为建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08年,我接到北京少年宫的设计项目。由于这个项目地处植物园之中,所以周围的环境非常理想,于是我将这个建筑的立意定义为追求自然和生长。在设计的过程中我也希望建筑的材料能够跟自然融为一体。在外立面的材料选取上,我着实犹豫了很久。首先贴面砖的效果并不 理想,而挂石材的话,造价又不允许,况且建筑的墙体多采用流线型的曲面,面材分块会很不规则,如用石材,加工非常复杂、繁琐。因此这种异形墙面采用石材并非良策。于是我开始寻觅是否有一种材料能够根据墙的曲面来做模、成型,如果市面上真的存在这种材料,可以适应任何一种不规则造型的话,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再造石材料从各方面都非常适合这个项目。于是,我们顺理成章地开始了第二次合作。

    好的设计创意转化为成果要付出耐心细致和艰辛的努力, 施工过程面临着极大的挑战。这个项目前后历时将近4年,可谓历经坎 坷。开始是因为2008年举办奥运会而停工数月,重新开工后,待主体结构做完后发现,工程超出概算将近一倍。因为整个结构墙体是异形体,没有柱子支撑,全部需要混凝土墙和楼板承重,因此混凝土的配筋量很大。按照原来的概算指标,无论如何都是超标,最后只能调整概算。仅此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年,申报追加一亿多的投资,申报到了发改委,他们只批了主体结构的费用 8000 万。主体结构已经完成,实际发生量核对后也无误,但还没有完成的项目比如外墙这部分却在 预测阶段不被承认。虽然后来工程又得以复工,但这期间因为各种原因又耽误了一两年。

    工程进行到此,又面临着两方面的困难:一方面,施工方嫌钱少;另一方面,代建方又拿不出更多的钱,所以这个项目进行得一直都不是很顺利。由于投资问题, 设计还修改了几次,原本设想的很多室内构想都没能实现,譬如原设计中大厅里有三个玻璃树桶,上面通室外,每个玻璃桶里面可以种一棵树。跟几个厂家沟通后发现,技术问题倒都可以解决,只是造价太高,最后玻璃桶的设想便夭折了。现在大厅里只剩下天花板上几个采光圆洞,是退而求其次的结果。剧场前厅原来想用木材做高低错落的吊顶,也是因为造价太高被省略了。现在那些创意都没有了,房子里面显得有些简陋。

    其实每个建筑师在做完一个项目之后都难免会有些遗憾。好在少年宫的外墙我坚持做下来了,中间好几次被否定,甚至为此还专门开专家会请大师论证。甲方是政府部门,更要求有依有据地进行项目实 施。所以当时的过程特别困难,要是没有足够的耐心坚持,真的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因为墙板的设计制作先前没有案例,所以论证的过程相当复杂。发改委评估造价的时候,虽然我们一再强调这是艺术装饰墙而非传 统的GRC板。但因为他们不了解这种板材,始终认为这个材料就是水泥。因此,申请造价的时候他们就依照GRC板来套概算,甚至要代建 方日后用市场手段去调整概算不足的问题,这样一来无形中便给后来的施工设下了很多障碍。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最为棘手的是这种新型材料,施工方之前没见过,甲方也没有见过。施工单位提出质疑,甲方也提出质疑。大家都提出质疑就不敢做了,所以专门开了一个专家论证会,论证的结果是可以继续做。这期间还进行了许多考察,宝贵先生为此还做了许多样板,包括异形板面到底做什么图案,图案做好后拼接时还要保证图案接合完整,扇形 的过渡条纹如何做,很多细节都是他们亲力亲为的思考、试验、尝试。

少年宫的这个项目因为涉及到了异形曲面,很容易使人联想起当下较为热门的参数化设计。因为在电脑操作层面上现在的技术没有问题,多复杂都行。但是,真正落实到施工层面上问题还是很多的。当 时数字化加工还不普及,材料的加工和安装精度上其实还存在很大的挑战性。异形体建筑如果采用金属板或许还会好一点,因为金属有一定的柔韧性,而石材却没有,石材的刚度和硬度导致了它缺乏足够的可塑性,这样一来势必会影响最终的效果,甚至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因此做建筑还是要考虑加工跟工艺 的可操作性和精确度,单单追求参数化这种技术,而不考虑实现的可操作性,这必然会为施工带来无尽的麻烦。

建筑完工后,整体效果还不错,特别是弧度交接处自然连续,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艺术再造石与一般石材外墙最大的不同是它的可塑性更强。由于是手工制模,不仅可以任意设计图案,而且图案和纹理更自然,避免了机器加工过程中必然出现的图案重复,对于处理异形表面也有更大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吊顶是手工制造优势的极端体现,如果不是有艺术家参与制作,很难想象那种自然的波浪怎么做出来,机器没有感觉,艺术创作还是需要有手工的成分。

 

张宝贵+黄薇

 

    张宝贵:马达加斯加国家体育场的浮雕,画面起伏很大,是请邢晓林老师做的设计。是一个援外工程,我们知道责任大,意义也大。那个时候改革开放不久,大家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思维中,这样的任务给一个村办企业,一般是不可能的。

    黄薇:当时的选择是对的,现在那四块浮雕还挂在马达加斯加国家体育馆的外墙上,与清水混凝土建筑融为一体,成为当地文化的一部分。

    张宝贵:我知道您一直关注文化活动,在艺术展览中也常能见到您,少年宫不只是个外墙板,还和艺术有关系。少年宫是北京少年儿童活动的地方,据说国家领导很重视。少年宫的外墙是曲面的,大部分是异型的板,很有难度。少年宫有一点像国家大剧院,除了特殊的设计,都有一个好的安装公司。大剧院音乐厅吊顶的安装方是“上海康业”,北京少年宫安装方是“鸿恒基”。很多工程建筑设计有了,材料有了,安装公司往往不知道怎么装,这个板是新东西,一般没见过,

真的很难为安装公司。

    黄薇:工程进行当中,好像有一批材料报废了。因为只有当墙板条纹一个凸起,一个下凹的时候才有可能对接不漏缝隙。第一次加工时每块板两侧都是凸起收边,两个板对到一起无法形成自然搭接,所以最后那批板废掉了。

    张宝贵:少年宫的板前前后后干了两三年,损失挺大的。甲方的领导不止一次去昌平,您当时也陪着,柴培义大师也出面了。我们经常被质疑,虽然挺委屈的,但是可以理解。面对新东西方方面面吃不准,少年宫的墙面真的很特殊,您一直坚持选择这种新材料,因为您对我们的技术能力及态度心中有数。板子在比较困难的过程当中成熟了,我们有了经验,很多损失权当交了学费,不过贵了点(笑)。

    黄薇:开始我们也吃不准。有些弧度较小的转角和不规则窗洞的边角处很难计算准确,只能到现场实地测量。

    张宝贵:对,它不像批量板。少年宫的板几乎每个板就是一个模子,施工方“放样”也很难,其实不在现场不知道,必须结构完成了才好测量,才好出图。加工制作和施工进度有关联,很多时候是有劲使不上。少年宫的板是肋结构,开孔如果处理不准确,销子那就对不上,不像石材,都是标准板,在一个规定的位置开口。好在“鸿恒基”把问题都消化了,我们就可以把精力都用在板子上了。“鸿恒基”的

行为告诉我们,只要心中想的是活儿,就会有办法。

    黄薇:对,当时分块的大小也成为了墙板作废的原因。实际上每一块都是一个平面,不可能做成弧面,到底要小到什么程度才可以不显棱角,又能够保证平滑过渡,这在当时一度成为困扰我们的难题。一开始墙板做得比较大,在图纸上感觉还可以,上墙后发现棱角太过明显,后来渐渐发现了规律:在平面上可以这样搭,到拐角处就得缩小一倍,缩小后的墙板拐角就很圆滑了。获得这个认识的代价很大,之前的板子全部作废了。做这种新材料代价肯定不小,尤其当甲方不

认可时就更难,墙板作废后成本谁承担?最后补偿了没有?

    张宝贵:没有补偿,2000多平方米,企业压力挺大的,甲方资金一直很紧张,这个问题不好办,当初定价就很低,加上这么多板被报废,心中一直很难受,没办法啊。好在您从头到尾都清楚,还操心我们的损失。

    黄薇:从某种程度上看,少年宫这个项目的困难之处还不在于废了多少板,中间的施工过程更是跌宕起伏,挑战和困难连连。这个项目历时将近4年,施工过程可谓历经坎坷。开始因为2008年举办奥运会而停工数月。重新开工后,工程超出概算又停工以及发改委评估,加工跟工艺的可操作性和精确度等诸多方面,必然会给施工带来麻烦。

    张宝贵:它跟很多相关的技术有关系,比如制模的技术,比如说电脑的软件,包括队伍的综合素质,还有工艺和经验。鄂尔多斯全民健身中心,形状跟这个项目有相同的地方,那个板也不规矩。

    黄薇:它没有归成几类?

    张宝贵:后来归成 56 类。

    黄薇:挺多的。

    张宝贵:面对复杂墙板当初不知道规律在哪里,亏得我们这儿有不少做图的大学生,图出来就好办了,我们有泡沫塑料做阴模的专利技术。刚才您说的微调,确实是这样,它不是对图的一成不变。我们接触的项目好像都是这样,国家大剧院那个吊顶波浪起伏,每一块板就一个模具,难度很大,当时不知深浅,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现在我们对一些特殊的板里面加入无纺布,它的纤维分布更合理,可以做

得更薄,更有弹性,只是手工性太强了。最近崔愷做的赵王城,墙板是镂空的,而且比较图案化,一层水泥一层无纺布,可以做到1厘米、2厘米,后面靠钢架支撑,不管是正风压,负风压,都可以保证不开裂,这样安全性就提高了。从原来的两个钢牛腿连接变成若干个蜈蚣 腿,所谓蜈蚣腿就是八字形钢筋,有了特殊情况,应力过分集中,某一个八字筋可以开焊,可以开裂,但是整个板不出问题。

    黄薇:这个比较有挑战性。

张宝贵:特别大的板背后可以做成双层钢架,让钢结构受力,那个板就像蒙在上面的塑料板,薄但是有韧性。也像灯笼,有如竹龙骨和纸或布的关系,让结构成为一个合理的体系,板仅仅是装饰而已,这种比喻不知道能说明白吗?

    黄薇:这种异形的板,我觉得您可以研究下这个。我看到有人用织物衬到模板里,拆模之后混凝土表面就能出现各种织物的效果,感觉不错。

    张宝贵:大家都在相互启发,苛刻地讲,纯粹的创新是不存在的。建筑师把想法告诉我们,然后我们去试验、去求教专家。我讲个大话啊,除了空气、阳光、雨露不能当模具,只要是固体的东西都可以试试,如果推广开来,变化的不只是混凝土。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再造场所精神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古老话题的未来想象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