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我懂材料 他懂我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宝贵先生为人热情、豪爽、健谈,有很强的亲和力。宝贵先生的作品质朴、大气、俊美,极富艺术感染力。他的智慧在于他的创造性,从这一点来看他更像个艺术家,商人只是附带身份。他最难能可贵之处就是他懂艺术,可以进行自我创作,这是第一;第二,他懂得艺术以外的技术,建筑讲究技术与艺术相结合,所谓技术无非就是结构、工艺等方面;第三,他的宝贵之处在于他对 建筑师的理解。他这个人脾气好、性格也好,又善于交友,这些年交了很多建筑师朋友,从他们身上学到的知识反过来 又变为一种补充,互相学习、互相领悟。

    宝贵先生也在找建筑师的感觉,他懂得建筑师的想法,懂得建筑师的心理。对建筑师来说,要想做好一个建筑,除去精巧的构思,就必须要掌握建造的每一个环节和过程,要运用一切手段了解材料、 工艺。因为材料是成就一个建筑必不可少的重要手段之一,它是一种重要的建筑性格的表现。所以当面对一种新材料时,建筑师需要先弄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加深认识,这样在日后的实际设计中就更容易得心应手地发挥它的作用,知道如何运用它,这是一个重要方面。另外,有责任的建筑师也愿意促进一种材料的发展,希望可以通过各自的努力,共同挖掘形式、色彩、表现力等方面的变化和潜力。

    在我个人的建筑实践中,我之所以敢于大胆应用装饰墙板,是因为我对宝贵墙板的工艺和性能有了一个相对明确的认识,因此我敢于设计,也清楚如何设计才能将其实现。记得我做石家庄规划馆的标志 的时候,虽然石材可以表现厚重,但是体量大的镂空字体石材难以加工,而用宝贵的材料加工方便,表现力更强,更有建筑的味道。冉庄地道战纪念馆 是我们合作的另一个项目,建筑的墙板给我的感悟比较深。当时我希望这个建筑能够表现一种自然的、不做作的感觉,因为冉庄地道是人民战争的智慧产物,冉庄地道对于抵御外敌相当于筑起了一道人民战争的铜墙铁壁,于是我从这个观念引申出来,把主入口做成了一面象征“铜墙铁壁”的墙。开始设 想墙体采用石头筑砌,但是用真实的石块砌筑技术要求高,色彩的运用也会受到局限。宝贵的墙板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它有相对较强的自由度,我做多大块都行,多小块也能做,比较方便。色彩上好调整,我既要强调色彩的一 致性,又要在里面采用一些特殊色块,作为点睛之笔。后来宝贵到现场查看完,寥寥几句就把我想要的效果说了出来,句句都在点子上。最后样板很快做成了,我们又完成了一次愉快的合作,作品的最终效果也获得了各方好评。

    有追求的建筑师们都希望更准确地运用建筑语言,表达或刻画丰富的建筑表情,他们都希望做出风格不同的东西,突出个性。宝贵的这个材料恰好在这一点上特点明显,只要你想的出他就能做的出,这是装饰墙板材料得以广泛应用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一直认为宝贵现在做的事情在咱们国家的建筑创作手段以及建筑材料的开拓方面起了个很好的带头作用,这种开创的意义非常积极,它可以引导后来人在这条路上慢慢向前走。宝贵的事业不仅变废为宝,同时变建筑师的构想为富有生气的艺术现实。他的事业在于不断地探索、出新,这就是宝贵石艺的生命力,也是众多建筑师喜欢它的理由。

    归根到底,宝贵的材料之所以难得就在于它的文化性,它特别适用于文化建筑、纪念建筑等。一般的办公楼可以选用面砖、干挂石材、铝板。但是要表现文化内容,特别是一些有一定深度文化内涵的东西, 这种材料无论是以符号的形式出现,还是以表皮的形式出现,都较好地丰富了建筑的表现力。他的事业为建筑语言增加了语汇、词藻,极大地丰富了建筑的语境,这也预示着这种材料的发展潜力。

 

张宝贵+李拱辰

 

    张宝贵:我们和建筑师相识多少都有一些故事。李拱辰:对,我到过您的厂子,看到您的作品很惊讶,感觉很好。第一个感觉就是材料的质感和色彩很打动建筑师,作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漂亮。

    张宝贵:当时,您是和孟建民、郭卫兵一起来的,他们也是第一次来。这个东西建筑师一直在寻找,看似偶然,实属必然。我们的雕塑比较抽象,这种语言是一点一点过来的,我在一些书上找,从一些建筑上找,比如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的浮雕。您那次去的时候,我们已经做了不少东西,回过头去看还是比较原始。李拱辰:厂里有不少东西,而且是比较早期的,挺有意思。

    张宝贵:您作为老同志,对我们很客气,还把我们邀请到院里做讲座。李拱辰:宝贵最早做的是石家庄人民广场的那个假山吧?

    张宝贵:假山不是我们做的,我们做的是人民广场的浮雕,那个浮雕应该讲做得也不是很成熟,细说起来,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李拱辰:我们在做河北建设服务中心的时候就想用您的材料。那次也是很偶然的机会,我跟厅长们汇报此事,他们非常感兴趣,于是我就把我们的厅长和主管项目的副厅长都请去了。两位厅长亲自到您厂子里参观考察, 当时大家畅谈甚欢,两位厅长也对宝贵石艺很感兴趣。

随后,为了这个工程,您来到我们院里,我们请您在院里就这个产品做了一个小型的演讲。我们就是希望年轻的建筑师能够更多地掌握这种材料的特性,能够更多地学会一些表现手法,使设计变得更丰富。

    张宝贵:河北住建厅大楼上面有“河 北建设”四个字,5.6米见方,这种形式是第一次出现。通常都用石头,这次用的是混凝土。

李拱辰:当时我 设计将印章镶在大门上方,因此它对荷载有一定的要求。如果全部用石材,薄了的话,表现力度可能不够。设计要求突出的厚度是12厘米,如果石头本身七八厘米,若想要突出12厘米,就需要再加一块石头,那样厚度就将近20 厘米。这样的方式并不好操作,且不说石材不好雕刻,单荷载就无法承受。当时底下的混凝土梁已经打好,它的荷载是有要求的,不可能承受住将近20厘米厚的石材的重量。因此我们就需要一个质量相对较轻而强度较高的材料。

您提供的材料刚好符合这个要求。此外,我认为住建厅作为主管建设的部门,它应该更多的在材料运用上,包括材料循环再利用等方面做一个典范。您的这个材料刚好是一种废料的再利用,所以我们一拍即合。我们合作得很默契,过程也很简单,包括定色、做样板都很顺利。

    张宝贵:从印章角度来看尺度还是挺大的,这么一个大东西挂在大门的上方。李拱辰:连底板6米多,没记错的话印章是5.6米乘5.6 米。凸出太多也不行,印章较底板凸出了12厘米厚。

    张宝贵:您说要有金石雕刻的味儿,表面要粗犷,一定是建筑的印章,不是书法的印章。您反复强调选用环保材料,印章的字和底是两种颜色,底色是浅的,突出的字是棕红色的。从前有了这样的任务,一般从字库去找。“河北建设”这四个字是您一笔一笔勾出来的。李拱辰:这个做成后,无论是建筑师还是装饰设计师以及厅领导,各方反映都非常好,都很喜欢这个标志。最后开会研究将其定为河北省建设厅的新 LOGO,作为企业视觉识别系统的一个标志出现在建设厅中。

后来,他们的铭牌、杯子、信笺等都印有这个标志。

    张宝贵:这个雕刻味十足的LOGO 之所以成功,主要是因为您从 头到尾费了不少心思。打电话、发图纸,为此事专门来我们公司两三次,当然其中还有室内的几个两米见方的镀铜浮雕。李拱辰:开始设计完样式之后,我就一直在寻找这个材料。刚才您也提到没办法的办法就是用天然石材,突出它的厚重感,但是色彩可能就无法表现得那 么充分了。恰恰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住建厅这个工程我们去了您那里,参观的时候马上联想到这种材料非 常好,直接一次成型,印章带底板可以连做在一起。不但突出整体性,而且质量轻便又不乏石材厚重感,采用的还是变废为宝的再生材料,可谓一举多得。

    张宝贵:做成了壳状,均厚不到2厘米,字的起伏有12厘米,它的厚度随起伏变化,相对轻了,安全性提高了。李拱辰:实际就是轻型装饰墙板,安装在龙骨上,安装时刚好有一个安装真正石材的厂家对这种钢架很内行,我们几家就配合着把它做成了。整个过程没经历过什么困难,一切都还算顺利。

    张宝贵:刚才您讲了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安装单位很专业,把很多细节解决了。有的工程为什么比较麻烦,因为缺少一些环节。李拱辰:您提到细节和过程,让我想起第一次去您的厂子,我就对那里的装饰墙板镀铜很感兴趣。为什么呢?我知道目前镀铜除了能达到一些

色彩效果的变化外,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当我看到水泥镀铜能够做出逼真的金属效果时,我感觉很新奇,一直想找个机会使用一下这种材料。刚好建设厅的室内一共有10个休闲空间,根据厅领导要求,这10个室内空间的装修设计都由我来负责,于是我带了几个年轻人一块做了起来。我们确定建筑上要表现的一些题目,譬如:规划、建筑、环境、城市等。我们决定采用最简单的典型的图形方式来表达,于是我就根据内容选择了一些图形,在选择的过程中我再次想到了宝贵的这个墙板。我希望将它镀铜后做成铜板画挂在室内,这样既精细又漂 亮。您也为此事奔波了三四趟,商量如何把这个图形表现出来,如何 将表面镀铜做出明暗的感觉,如何把画面的立体感刻画出来等。之后我们又研究安装,因为我个人不希望在室内出现钉子、螺栓等明装的构件,这会破坏室内装修的细致和完美度,因此我希望做成暗点安装,宝贵为此和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最终完成了铜板画的安装工艺。

    张宝贵:本来您设计了10幅,有中式和欧式经典建筑的立面,还有您找的跟建筑有关系的图,然后交给我们进行工艺深化。这种浮雕起伏只有1毫米左右,正好我们有这样的专利技术,用电脑雕刻机把不干胶雕出图案,放在玻璃板上,喷上水泥再去镀铜。这里有局限,起伏只有1毫米,装饰效果不明显,但是很精致,放在室内是可以的。

李拱辰:室内的铜板画绝对是很重要的一次尝试,也是一次很重要的创新,通过它特有的语言来表达我们想要表达的建筑内容。我们和宝贵在这方面合作得很默契,关于建筑师参与墙板研究制作这方面,我觉得这件事是一个非常好的例证。

    张宝贵:很多事情我们一直在努力,如果甲方犹豫,这事也瞎掰,还得感谢您,把住建厅领导请到昌平,领导重视很重要。李拱辰:虽然这只是个住建厅办公楼的项目,但每次研 究方案,厅长都要专门开会,并且最后形成纪要。记得当时我向厅长汇报说想在正门上面做一个印章,厅长问是否需要找雕刻家来做,我说搞印章的雕刻家未必懂得建筑语言,虽然雕刻表现出的也是一种美,是印章的美,但印章的尺度一旦放大到5米多的程度,所呈现的力度可能会比较弱,跟建筑的风格未必协调。厅长一听说那干脆不找别人了,就你了!这说明 他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最后我跟他说,我们决定用张宝贵的这个材料,厅长并没有任何异议,很尊重和信任我们,所以这个工作才如此顺利。

    张宝贵: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还是有很多细节。就像何镜堂大师确定中国馆的那个“ 红”。最初选了几十种,找了不少专家,配出来进行比较,经过几轮筛选,最后确定了现在这个红。虽然您这个没有那么复杂,但颜色和肌理也经过反复多次,不是出了图交给厂家去做那么简单。我们从您那儿得到一种设计,然后做出样品,交给您,针对实际进行讨论,在这个过程中也提出我们的想法,比如从工艺或

材料上还能如何深化,这也许是“有机服务”。如果您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就会比较机械,反而让您不知道该说什么。安德鲁曾经告诉我,吊顶 板要有精神,当时我不懂,以为翻译错了,现在懂了。和您共事,我们有很多感觉,您不光懂建筑,还懂雕刻、懂书法。我们公司 有一个山东的员工叫郭庆云,他也懂书法,懂雕刻,用自己的技术实现“河北建设”,面对设计,宝贵石艺的人进去了,如果融入不到建筑当中去,出来的东西就不对了。李拱辰:这个建筑在整个建筑界影响颇大。一则因为它是节能示范工程,首先是它本身的布局比较好,另外有赖于宝贵做的墙板,我们进行精细化处理。包括墙面贴砖的方式,我们当时绘制了大概20多张图。施工过程中可能仍存在误差,为此我们还做了现场调整和处理。全国一些地方住建厅的主管官员特意来到这里参观、借鉴,他们认为这座建筑的实施既简约又有味道。这个建筑之所以能呈现出比较整体的建筑感,源于我们在度的把握上下了工夫。建筑的平面设计、立面设计以及室内装修,甚至到椅子、茶几等小陈设,这些陈设品也都是专门请了艺术家跟我们的建筑师一起合作,共同创作出来的。所以它完全是一个整体,建筑、内外环境以及装修,外加装饰陈设、家具,无论是色彩材质还是摆放位置,我们当时是动了一些脑筋的。

    张宝贵:如果没有一道工序成模的技术,就很难实现您的想法,不但成本下不来,工期保证不了,而且很多特殊性不可能实现。传统的模具制作,先做泥模,再做橡胶模或者玻璃钢模、钢模等,造价非常高,市场难以接受,做出来的东西很规矩,其实也很呆板,偶然的效果几乎没有,这种偶然是指肌理的变化。 一道工序成阴模的技术是1988年申请的专利,1992年国家专利局授权,是由聚苯板为原料,可锯、可削、可叨毛、可腐蚀、可烧,工艺的灵活性很大,又能根据需要做出很多肌理和质感,很神奇。这项技术可以充分满足建筑师的要求,无论是浮雕还是墙板,不管起伏多大,造型多复杂,工期多短,

造价多低,都可以实现。我们研究做大板,强调单向做大,不能双向做大,否则如您所说,估计墙都会出问题,而且成本太高。李拱辰:北京最早的立交桥侧壁就是现浇的装饰混凝土,无非是做成一个模具,一个金属模板,浇灌混凝土后扣紧定型,脱模后再处理做成仿石。那是最原始的预制装配,也是装饰混凝土的雏形。

    张宝贵:二十几年前,出于学习的需要我考察过建设部的老大 楼,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作品,上面有一些装饰的图案,实际也是混凝土。还有北京展览馆,是水刷石,整个柱子上面有很多植物纹样,很细。地安门大楼当年是陈登鳌设计,是剁斧石。我们研究的再造石是从前人的基础上过来的,装饰混凝土在国外早就有了,我们国家在 20世纪60年代曾经时兴过水刷石、干粘石、斧剁石、水磨石。1989 年我参加了全国首届装饰混凝土研讨会,在通县管庄,会上专家介绍国外的装饰混凝土,说水泥还没干拿扫帚一哗啦,也有人拿锯条去拖拉,还有在模具上刷缓凝剂,脱模后水一冲,表面的水泥掉了,石渣漏出来了,有点像石头,想起来挺简单的,也不高档。看出来他们在想问题,给后人指出了一条路。现在有人说工业化的东西就不能有特殊性,特殊性的东西不能工业化,这种认识有点绝对了,其实两者可以结合。比如您设计的冉庄地道战纪念馆的板,虽然不是一个形状,但是能工业化,通过支模、喷射、振捣、剔凿的流程,抗压、抗弯、冻融都有标准,安装有规范。外墙如果可以体现建筑师的创意,又能工业化制作,建筑就会多样化。现在大家开会也说要改变千城一面,但是为什么改变不了,可能因为一种生产标准代代相传,而且印成了书,缺少思辨。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古老话题的未来想象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人工化自然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