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宝贵的二十五年-放纵材料的自由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石艺如个人,宝贵石艺和宝贵一样有亲和力,尤其是对建筑师有一种亲和力,这种材料仿佛为建筑师打开了一扇灵感之窗,使建筑师对材料有了新的构想和再 认知,对设计表现也有了更高或更大的把控度与自由度。之前,我认为由于材料方面的种种限制,天然石材无论是低档还是高档有时都不能完全地表达出建筑师所设想的建筑内涵,而宝贵石艺的出现打破了我原来固有的认知。我觉得真石材有一定的质感和肌理,但缺少自由度,想用真石材做的形式有时很难做出来,想阐述的思想也无法表达出来,但有了再造石后就好多了,不再纠结了。

    我是从“鄂尔多斯 国宾馆总统楼和部长楼”的设计选材中结识宝贵再造石的。当初,正值鄂尔多斯筹办亚洲艺术节召开之际,工程期限万分紧张,从当年冬季12月份开始设计,到次年5月份,要求工程内外装饰全部完工。原有的国宾馆是由我公司于2002年设计的,新的项目还是由我公司全权负责。当年因经济条件所限,国宾馆外墙是以200×1200水平断缝仿夯土墙的土黄色砂岩涂料设计,目的是希望给人以质朴、厚重的感觉,有一股特有的鄂尔多斯高原民居味。此项目工期甚紧,而且是在 冬季施工,又渴望有一种新材料与原楼产生对话,而不致破坏整个国宾馆的气氛。

    曾不久,市基建工程指挥部领导请我帮着参谋过鄂尔多斯大剧院外墙选材,当时有一种材料可以代替意大利进口的绒纹瓷砖,而且价格合理,施工便捷,这就是宝贵石材。我当即决定考察宝贵石艺,张 宝贵先生对产品从选材配料,到制作工艺、成品效果做了生动而详尽的介绍。经过仔细的考察很是令人兴奋,材料表现力极强,建筑师的自由度很大,其中有种产品正中下怀,很原始,很质朴、粗犷,很有肌理感,更是能解当下燃眉之急。宝贵先生说,这种材料是西安刘克诚教授为一座博物馆特地研发的,我当下请示了业主并征得同意,不论是谁发明的,只要符合设计师的愿望,又能满足工程进度,就可订货、生产。就这样,2 万多平方米的三栋小楼在宝贵 石艺的全力尽心配合下,顺利交工,使新楼达到了原有的创作目的,实现了“和而不同”的设计初衷。

    之后,在伊旗乌兰木 骑艺术中心的设计中,由于对建筑的 色彩与造型的特殊需求,促使我再次找到了张宝贵先生。当时因工期十分急,宝贵不敢承接,我向旗领导反映了情况,领导同意工期服从质量,最终工期延长2个月。我们共同设计了一种粗中带细、奔放而自然的云纹图案,而且在色彩上也做了红、白、蓝、黄的 夸张处理,极具视觉感染力和民族特性,与“乌兰木骑艺术歌舞”很贴切。

    对宝贵石艺的材料 使用,从最初摸着石头过河到目前有了自己的感性和理性的综合认识,再经过情理交融的总结与分析,我们已经 从最初的一种情感、一种激情、一种选择,逐渐走向理性。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在使用石材的过程中,更科学、更理性地去展示这种产品,使其与我们的文化、地域特色结合得更紧密。或许,在今后自己的思想更加成熟的时候,我可能对宝贵提出一种新的认识。

    宝贵石材给我最大的感觉是,它不只是宝贵研发的一种石材,更是宝贵的一种思想和宝贵的一种精神,这种思想和精神能够激发建筑师某种感觉,能够互动。与宝贵这种精神合作以后,如同和他谈话一 样,能够产生一种激情,一种创造力。这种激情能在我们的理性判断中,进一步地完善。而且宝贵这系列材料不仅仅就在我们所认识的范围之内,它还可以有更全面、更广泛、更远大的使用前景。

我目前最向往的是用宝贵先生发明的仿铜质的材料,可以想象到,一个雕塑家出身的宝贵先生如何将材料的语言演绎到极致。

 

张宝贵+温捷强

 

    张宝贵:我们为您设计的乌兰木骑文化中心做的墙板,您去看过吗?

    温捷强:由于时间原因,安装工程完成后,我还没去看过,据工地反映还不错。记得,当时想用一种巨型的、有波浪云纹的装饰墙板,而且业主也要求有对文化艺术符号的表现。同时又希望起伏做得大些,色彩浓烈些,艺术表现力更夸张些。正不知如何能实现这一构思,处

于两难境地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宝贵产品。

    张宝贵:您对自由的东西很关注,看的出来,建筑师在设计中很看重这点。他们有时候会有很奇特的想法,有时候不知道什么材料可以实现他的风格。其实风格多和局限有关系,在种种局限中出现了不一样的东西,包括瑕疵。瑕疵是过程中的衍生品,比如一些无碍整体的痕迹。令我感动的是您讲到的随意性,这也许是一种建筑师的态度吧。当初这种墙板还在萌芽状态,朦朦胧胧的,就像黎明天还没亮,总有先知出现,又比如像公鸡早早就出来报晓。您对蒙古有情感,对

原始的味道有一种本能反应。记得您来我们公司选材的时候,您对一些土里土气的雕塑感兴趣,希望转到板材上来。我也有这个兴趣,有兴趣的人走到一起也许是一个巧合。

    温捷强:就您 所言,我觉得朦胧美特别重要,因为朦胧美可能是我们每个人的追求,而且我觉得也是张总事业的一种追求。朦胧激发了我们的向往和热情,激发了我们这种对艺术的探索。您是一位艺术大师,我认为您比我们就朦胧美体会得更加深刻。

    张宝贵:您不苛求于完美,而是看整体。内蒙古地域辽阔,游牧场景成为一种记忆,生活造成了各自的思考习惯。材料学、艺术学、建筑学最开始也是基于前人的经历,经过积累梳理成了学问,面对前人留下来的美好,我们乐于朝圣,有时会忽略一些,比如想象、反思、探险,其实学问源于经历和思索,最后还会归于思索和经历,就像水一样。

    温捷强:鄂尔多斯国宾馆建成后,虽存在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但是我觉得还是比较理想的。因为工程从建设到竣工只有5个月时间,冬天12月份开工,(第二年)春天5月份竣工。在这么短的时间和工期里,在鄂尔多斯寒风刺骨的冬季,要完成20000多平方米的土建和 精装修,达到一个超五星级水平,我觉得要是没有宝贵石艺,是根本

完不成的。

    张宝贵:鄂尔多斯国宾馆和其他工程一样,要施工到一定程度才能进行测量,按照复合后的尺寸深化设计,根据分格图制成墙板,运 到工地按顺序安装。如果有的板位置放错了,其他板就不好装了。这里的板多是非标的,大家讲的量体裁衣就是这个现象。不像传统的墙板,告诉规格和数量就可以批量生产了。由于习惯往往会忽视变化,会笼统地问加工周期,有的时候合同签了2个月,墙板没出来,为什么?建筑结构没起来,现场没办法测量,墙板图纸无从进行。好在这些事情在过程中磨合出了方法,出现了许多有意思的故事。每当建筑

完成后,去现场拍照时会有许多回想,令人百感交集。

    温捷强:您说到这之后,我深有感触。在国宾馆建设项目中,我对这种朦胧美的理解就是类似内蒙古这种大气、勃然。在内蒙古工作了这么多年,我却未曾细细品味过、思考过这个问题,正是在今天我们俩的促膝谈心的过程中,您突然点醒了我,使我感到朦胧美更加壮美,因为我想到了天和地以及蓝天、白云和绿草地以及沙漠弥漫的情景。以往一直认为对比美最美,现在感到朦胧美是大美,朦胧美里蕴含着意境,有一种生命、一种向往和一种探索。

    张宝贵:这种认识也会影响到建筑设计。

    温捷强:对,在国宾馆的建设中,领导们希望国宾馆是一座现代豪华五星级酒店,而我选择了黄沙色做了这个宾馆的基调。当初,施工中仿沙墙不想那么粗糙,做了一些细的分格,但现在看来,力度不足。在国宾馆二期建设中,我希望与一期统一和谐,能产生对话,同时又有更高的表现力。

    张宝贵:希望在设计上有一个提升。

    温捷强:材料很关键。记得当初看了您的样品后,非常兴奋,与临来前业主给我看的小开槽板截然不同,很丰富,很有表现力。看完全部产品后使我感到很震撼,有几种产品正是我所渴望的,其中一种大开槽板粗细结合,十分粗犷、豪放,极具表现力。这种材料所展示的是天然大理石、花岗石从色彩和质感、肌理上都无法比拟的。用真石材做造型,大板要么太贵,要么太腻。现在看来,当时的选择是正

确的,建成后那种粗放感就表现出来了,那种黄沙漫漫的沧桑感表现出来了,那种特有的内蒙古的质朴表现出来了,这不是一种单单的形式,而是一种精神的向往和追求。

    张宝贵:这些设计反映了建筑师对内蒙生活、气候、环境的记忆,几十年形成的习惯在设计中不需深思熟虑就可以流出来。我们面对生疏的东西要去翻书,要从网上下载,形式上看似有了,感觉上很难一下子进去,有时候有学问的讲外行话也就不足为奇了。心没到过的地方难免会生疏,也就很难触景生情。我们不懂鄂尔多斯,只是实施中

顺着您的思路去梳理,慢慢进入其中。刚才您反复讲到“大气”,大气是什么?也许是从容的形态,大气难,也易,这和心性有关系。

    温捷强:今天提到的朦胧美是一种极具吸引力的美。就如您所说,这种朦胧美讲求文化,是对文化的探索,它有过去、现在与未来。我在建筑上更追求的是未来,我觉得宝贵石艺在精神和智慧方面也是向往未来,因为宝贵石艺能更好地表现文化,尤其在这种符号学的认知的情况下体现文化,本身它又是一种艺术的再现。

    张宝贵:材料的配比会决定美感的成型。我们最初做文化中心的墙板,有的墙板要求做成蓝色,做了半天怎么都做不出来,因为没有这种石粉。最后弄来蓝色氧化铁,不光成本高,时间长了它会褪色,和您商量后做了调整。建筑师往往不太愿意改变设计初衷,因为最初的设计出于整体的考虑,又做了不少功课。朦胧是一个不确定的状态,这种不确定不都是客观的,用变的眼光看待事物,一切不足为奇,自

然环境如此,人更不例外了。您的设计调整不仅是从实际出发,之中流露出朦胧态度。

    温捷强:朦胧美是张总提出来的(笑)。

    张宝贵:不是,我也是学舌,是前人说过的。朦胧使我们的思维少束缚,多活跃,其实即便面对最好的艺术和建筑,我们也不必要固守于它,朦胧可以诱发好奇之心。

    温捷强:对,我觉得这种朦胧使你的企业和我的认识有了一个未来的接触点。

    张宝贵:我喜欢说话,天南地北的事都谈,这样也就少了一些压力。灰姑娘的故事、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的故事常能平和我的思绪。大千世界,丰富多彩,能够回到童话中去,也知足了。童话不取悦于现实,童话是它自己,有它自己的轨迹,孩子们喜欢。

    温捷强:但是您还是很有激情的,讲话的激情和工作的激情。

    张宝贵:有激情还是和建筑师有关,和你们一对话,很多“门”就打开了,让我越走越远,遇到许多新奇,被另一种乐趣诱惑。北京是一个很现代又比较保守的城市,您的谈话折射出了大漠的东西,这里的文化有另外的样式,明显的特征是粗放和自由,您把这种信息带到了宝贵石艺。北京人一出去也会带去一些东西,比如向往与包容。

    温捷强:听您讲这个京腔也好,讲沙漠黄土秦腔也好,都好听。在这不发达地区,在这种粗犷和自然豪放中,在信马由缰的感觉中,这都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沉淀,有一种自由,更有一种粗放与浪漫,或许这种文化与宝 贵石艺结合而成的产品会更有意境。老实讲,刚开始都不知道这个产品该怎么用,没有对策。通过这几年的使用之后,我已经深刻地了解了这种材料,而且我觉得我们会在 朦胧中走出另一种希望。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艺术与建材的转换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另一种童话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