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另一种童话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我们私底下喜欢叫张宝贵为宝贵大哥。为什么?我认为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历史发展到某一阶段再向前进的过程中,势必会有相应的人出现,这多少有些“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意味。这些人将某件事 当作一种责任甚至信仰时,往往会 不疯不魔不成活地投入、坚持。我认为张宝贵就是顺应时代而出现的人,我真没见过一个做材料、做构造的人能如此疯狂地追求技术、追求创新。我所认识的材料商里,没有谁像宝贵这样研究建筑师想法的,他能找到建筑师想触动的关键点。这个人在靠他自己的“ 个体”促进这个行业的提升。

    现在为什么设计院和事务所在发展上渐渐跟不上趟儿,大家天天都在忙干活,需要发展的事物却始终被停滞,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我们缺少一种人,不以钱为目的的人。我觉得也只有在历史的某个阶段才会出现,同时他的出现又促进某些事物不断向前发展。由于他的存在,可能会让我们的城市或者建筑行业一下上升至另外一个高度。

    宝贵大哥所在的行业同样如此,行业发展到某一程度,势必会有个人出来为大家提供这种可能性。当年我做的蓟县地质博物馆在即将实施的时候,我在材料上受到了困扰。蓟县地质博物馆是一个曲线的 建筑,带有大量的曲线。一般的建筑材料,石头也好,砖也好,都存在接缝的问题。最初我想使用清水混凝土,但是到底在表面做何处理,想了很多方案都不理想。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想到了崔愷,因为崔愷在北京的信息肯定会多一些,崔愷就向我推荐了宝贵大哥。我马上和他取得了联系,然后就去北京宝贵石艺的工厂考察,考察之后我心中的一块石头就落地了,心想我做的建筑终于有实现的可能性了。因为开始做这个方案的时候,受灵感与想法的支配比较多,并没有过多地去思考实施中的问题。真正中标的时候才发现实施起来是个难题。在这之前所有的备选材料都不如这个效果好。我觉得应该用“应运而生”这四个字来形容宝贵大哥以及他的材料。其实有些想法我已经构思很多年了,正好有蓟县博物馆,正好有这种新产品和新工艺,这个项目跟这种材料很自然 地碰撞出了火花,这不能不说是件很幸运的事。所以整个合作的过程中十分顺利,没有遇到太多的问题和难点。

    我本身就很喜欢石头,办公室里都是石头。我从一开始就喜欢用石头做设计,所以我做的设计更多的是和自然结合在一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契合度可能比别的建筑师所做的作品更高一些,因为我的想法来源于自然,而张宝贵的再造石本质也是来自于自然,深层上是与自然相吻合的,所以用在这个项目中浑然天成,十分和谐。

    我觉得这种材料叫“再造石”不如叫“再生石”好。鸟类搭窝和自然是一体的,虫钻洞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唯独人造的垃圾最令人生厌,大自然若要将它消化掉需要很长的时间。再造石的出现实质上帮助了大自然消化垃圾,这是一个变废为宝的过程。而且跟目前国际上提倡的绿色环保理念如出一辙,所以再造石这种材料也可以说是多方面的“应运而生”。

    虽然这种材料到现在已经推行这么多年了,但我感觉市场还是偏小,可能这也与整个国家的认识以及各行各业人的认识有关。从现在来看,都是比较有想法的建筑师在用这种材料。其实从长远看,它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材料,是一种普及的材料,这才是它的终极方向。它的可塑性、安全性、经济性,特别是它的环保性,都说明这种材料是大有前途的,所以还得坚持。我特别欣赏宝贵大哥,像他这样对建筑师不计成本、不计报酬地支持,在当下这种商品社会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宝贵大哥往往是赔钱、赔精力,最后还可能没有开花结果,其中的艰辛我非常理解。这个材料能帮建筑师完成构思,使建筑师的创意在各方面都能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就像蓟县地质博物馆,如果不用这个材料,它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从长远看,这个石头的发展方向是值得期待的。我认为这种材料大规模发展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且这种材料走向社会也是对社会的一个贡献。

宝贵大哥不讲金钱,但我们都觉得他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有些人可能有了资本就去挥霍。但是对于宝贵而言,他可以做更大的事情。譬如之前我做的广西的一个项目,前期宝贵大哥既做样板,又派技术人员,这些成本都很高。和我合作过程中就有几例,可想而知宝贵大哥的豁达。如果这种事情放在别人身上基本都是做做就不想再坚持下去,既白花钱又费力气,最后还得不到肯定,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宝贵大哥能坚持到现在是一种奉献精神在支撑着他,我特别敬佩。其实人生那么多乐趣,现在 就变成一个挣钱的乐趣了,让人无法忍受。人生本来应该是一个追求快乐、追求兴趣的过程,现在变得只谈金钱。而宝贵大哥在经商之外还能坚持创作,这点特别难得。

 

张宝贵+张华

 

    张宝贵:搞研究的人总要面对没完没了的麻烦事儿,就跟唐僧取经一样,无论有多大困难,从来没有犹豫,没有动摇,取经的人和平常人不一样,不是因为是非,也不要用“成功学”和“价值观”去套,不然,就更不明白了。真经不在经书,在八十一难之中。

    张华:您知道您为什么坚持吗?

    张宝贵:为了理想?为了家庭?为了商业?没想那么多,太复杂,一路下来多是迫不得已,就像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天上飞,它不在天上飞在哪儿飞啊?那就进鸟笼子吧。我们几乎每个工程都不赚钱,只是有的雕塑能挣点小钱,挣了钱就搭在研究上了,经常寅吃卯粮,如此周而复始。过去了很多年,像是太阳出来了又落下去了,然后盼着

再出来,像个童话。

    张华:“再造石”是您的另一种童话方式。鸟类搭窝和自然是一体的,虫钻洞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唯独人造的垃圾最令人生厌,再造石的出现实质上帮助了大自然消化垃圾,是一个废料变宝的过程。

    张宝贵:我们的工作和大家一样平平常常,早出晚归,春种秋收,这是正常的过日子方式。 我不希望匆匆忙忙把时间打发走,在为建筑师干活的时候去享受。老天爷给了我许多,如果过分占有物质,其他的会少,兴奋不起来了,灵性会去找别人。我在乎建筑师喜欢和我打交道,哪怕一时半会儿走不出“困境”,即便真的“ 走火入魔”了,

也无所谓。其实世人谁不是如此?形式不同罢了。

 

 

 

    张华:我的办公室里有好多特殊的石头,你说有些在博物馆里都看不到。这是我保留童话的一种方式,我们的喜好和专注属于每一个个体,与金钱无关,但却是你的财富。

    张宝贵:有本事的人兴趣会广泛,他们游离于专业的四面八方,有很多故事。

    张华:您坚持创作,特别能奉献,这点尤其难得。更重要的是,再造石本质也是来自于自然,深层上是与自然相吻合的,所以您的工作是对自然的良好回馈。

    张宝贵:您一夸我不要紧,又让我平添了几分自信,暂时从孤独中走了出来。我真的解释不了为什么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可能跟建筑师有关吧,一个人一辈子最后可能会与一类人过分接触,而且心甘情愿,比如收藏的、搞艺术的、当官儿的、受苦的、打麻将的、喝酒的等,我莫非今生该着和建筑师厮守在一起?他们想什么我就做什么,他们让我干事儿,我拿他们说事儿,糊里糊涂又清清楚楚。

  • 上一条资讯:北京宝贵的二十五年-放纵材料的自由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探索可能的商业图景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