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被人最终是最高境界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宝贵先生是我们很多建筑师的好朋友,他的创造性与执着让我尊重。宝贵石艺物如其人,质朴而极富个性,化平凡为神奇。我们在跟他的接触中,感受最深的是他非常谦和友善,并且十分热心,像个老 大哥,又似我们相识多年的老朋友。我对他的评价只有四个字:做人敬业。

    在做人方面,首先我认为宝贵先生是一个好人,是一个真实真诚、做事投入的人。建筑师对他提出的要求和期望,无论事情大小,挣钱与否,甚至即便是请他做一些试验性的研究,他都很努力去做。而且我几乎没听他说过钱的问题,他只考虑怎么去把材料的效果做好。我一般很少跟材料商过多打交道,但宝贵先生做人的方式、为人的真诚,让我愿意和他交朋友、跟他有更进一步的合作。

    在做事上,他是非常用心的,他会想尽办法把建筑师的意图表达出来,把设计的要求实现出来。这一点上他跟其他的材料商存在着很大的区别,他会很认真地把我们的每一个想法变成现实。他的投入不 是在图上画,而是真枪实干。可能我们有时只是有这样或那样一个想法,不能立即付诸于行动,但他说做就做。我到宝贵先生的工厂考察,也非常欣赏他工厂的运转方式。他把当地的农民带起来一起做事,农民员工可能未必全懂这些材料的制作过程,宝贵就把事情简单化,让他们可以参与进去。起码让他们在当地有一个好的就业机会,甚至会有一种荣耀感。他们做的产品用在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项目上,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至于宝贵的技术,他的艺术,他的探索,他的创新能力,都让建筑师感到惊喜。本来是一些不起眼的废矿渣,通过他精心的试验制作出来后非常有特点,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而且这种材料质轻又环保, 可塑性强。中国现在能用的建筑材料相对还是比较少的,国外厂商做的一些进口材料是不错,但价钱也很贵,不是每个项目都能选得上。所以建筑师在做设计的时候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基本上就是涂料、面砖、干挂石材和铝板,真正有表现力的、个性化的 材料是找不到的。而宝贵的材料适时填补了一个空白,那么多的建筑师都跟他合作,就说明我们真的找不到这样的材料。所以在一些特殊的项目上我们就会首先想到他,希望他把我们的想法变为现实。

 

张宝贵 + 周愷

 

    张宝贵:二十几年了,帮建筑师干活,顺便挣钱,好在所有项目都没出事儿,大家夸我,一夸不要紧,让我忘乎所以。我是从无知到无知,无知到无知是一个解释不了的事。UED 经常搞活动,给我机会和建筑师交朋友,当然也经常让我支持,我也乐意。

    周愷:我们都看到了,您每一次都在支持,赞助了不少学术活动。

    张宝贵:也不是每次都支持,最重要是我不给活动提要求,我们不想把建筑师的学术气氛搅和了。

    周愷:北川的项目是我和您合作的一个项目,很遗憾这个项目建成后我还没有去过,所以最后的效果我没有亲眼见到,不过我听到一些反馈,大家都说这个材料的感觉挺好,气氛表达得很准确。

    张宝贵:当时做这个项目遇到了很多难题,时间紧,造价控制得也很紧。

    周愷:所以这个项目我们希望以意境取胜,设计手法上做得尽量简单。一个下沉空间和一个围合的墙足矣,但墙体的表达十分重要。如果采用一般的石材,或是一些当地的材料,我认为都无法契合这个建筑所要表现的“ 少胜于多”的主题。当初设计时我希望墙体能够尽量简单,呈现出一些似有似无的肌理,借此来表现 一定的力度,但绝不是脱离了地域的那种昂贵材料所呈现的感觉,而是让人一眼望去便有种土生土长的亲切感觉。

    张宝贵:面对设计,我们都有新鲜感,想把材料做好,靠近设计想法。

    周愷:纪念园的入口有一面墙要做镀铜的效果,但是因为造价的限制只能做一些局部。它由几片弯曲的墙面围合而成,但是一个异形体非常难做。石材钢化几乎是做不出来的,您一点点地放样,最终把它的效果做了出来,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在这个项目实施的过程中,确实发生了一些故事。当时我和您做了一些试验,确定方案后

就跟当地的施工和建设方谈。施工方认为这种做法很麻烦,另外建设方把价格压得低到您基本上没办法做的程度。

    张宝贵:那天中午我在北川谈这个项目,不管我们认为造价怎么低,跟石材比,它还是显得高,因为石材一般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背后又没钢架。北川的墙板有的仿石,有的镀铜。除去镀铜费,我们这个最后成交价很低,要赔不少钱。那天中午很矛盾,说心里话,不想接这个活,我给您打电话,您说要帮帮北川,当是积功德。说到这个字眼儿上,我没话可说了。晚上项目的领导请我吃饭,感谢我的爽

快大度,其实如此让利不是我的本意,因为“北川、周愷”这四个

字,我别无选择。

    周愷:北川的墙板和以往的不完全一样,确有一定的技术难度。

    张宝贵:您设计的那个“圆”,立面有倾斜,加上弧度,做成整块板,会有味道。这就使得石材无法实现,往往这个时候,新的材料就出现了。这个东西很难安,大家在安装中磨合,我们派人到现场协助测量,修正设计尺寸,照图制作有时会安不上,变化的因素很多,异形板多,还有阴角阳角,挺复杂的。建筑师明白,这是量身定制,不是材料批发。北川的墙板刚一安完,我就去了,墙板没刷肥皂,像是水泥制品,缺“宝贵石艺”的味道。那天庄惟敏问为什么刷肥皂,

我不知道,只知道刷了像石头,不刷还是水泥,连专家也解释不了。

也许很多实用技术,一下子没有形成理论。主管生产的同志说,时间太紧,造价太低,我说这不是理由,既然接任务了,就得干好。后来安排工人去刷肥皂,花了很多钱,统统处理了一遍,就像洗了个澡,像石头了,踏实了。

    周愷:一个人,被人尊重是最高境界,您对建筑师的这份尊重是非常难得的。我几乎没有为任何一个厂家做过推销,但现在我们这些建筑师都变成宝 贵石艺的“推销员”了。我觉得推销这个墙板不掉价,因为产品确实好,有个性,它不单是一个材料,它传达着建筑师的理念。我是特别希望跟您有好的合作,因为现在做建筑,真的很难

找到一些能表达我们想法的材料。

    张宝贵:您短短几句话道出了我们的价值,让人感动。建筑师和我就像水里的浪花,互相拥着走。我们做材料的被建筑师引到一条路上,一边打交道,一边长学问,还成了朋友。天津曾经找我们为北塘大炮台研究夯土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

    周愷:原方案是我们公司黄文亮先生做的,记得当时宝贵石艺做了很大的样板。

    张宝贵:对,方案是黄先生做的。样板做了差不多有半扇墙那么大,1.5米乘以5米,做了七八件,后面有很大的钢架,一块板一个模具,做出夯土的效果。

    周愷:这个后来怎么样了,成没成呢?

    张宝贵:没有,那个大板做完了,比大明宫的夯土墙板做得更土、更原创,我说运来安上看看,哪怕可以不要,最后还是没让安,白忙活了。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挺折磨人的。再回头说北川的工程,您也应该知道,为了减少我们的损失,您公司的设计师不怕麻烦,从

实际出发对方案进行了调整。

    周愷:是的,张一对墙板的尺寸做了些调整,我感觉不影响效果。

    张宝贵:这一改等于把我们救了,最后一算账没怎么赔,张一是有心人,能为我们着想。其实搞试验,项目不落实,或者不挣钱,这和建筑师没关系。建筑师把我们当回事,我们已经很知足了。

    周愷:我们现在做项目,真的很难找到一些能表达设计者想法的材料。好石材造价太高,一般的项目又根本负担不起。

    张宝贵:民用建筑的板子可以变小,可以标准化,可以工业化制作,价格就下来了,市场就大了,大家也更愿意推广,眼下还是要分步走。几年前您就提醒我们,考虑高层的可能性,说石材、玻璃局限性大,用涂料、用铝塑板不甘心啊!我们做了抗震试验,数据不错,可以抗十级以上地震,这样也许可以考虑高层了。

    周愷:是啊,如果能够实现,或许这个的意义更大,现在仅仅是表现了部分特殊建筑的一些性质,如果可以批量化,一个是在生产上能够保证供给,保证质量,再一个也有利于甲方。中国现在能用得上这种材料的实际上还是比较少的。再造石丰富了建筑师的选择,那么多建筑师都跟您合作就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很希望多几个宝贵石艺,

但是客观地讲,有些企业始终把经济效益看得更重,他们的心思没有完全放在材料效果的研究上。您是真的把心思放在这了,您就是要把项目做好,您是真把建筑师当朋友。您做事的逻辑是我答应朋友了我不能不做,这就相当于我们用这个项目将您和我们捆绑到一起了。

    张宝贵:就像合并同类项,我们是一类人。建筑师喜欢我的为人,喜欢我的发言。我和大家在一起很顺畅,建筑师的活儿我喜欢干。刚才您反复讲理解我们,心疼我们,您在宣扬一种东西。

    周愷: 您如果能够盈利的话 ,就会有更多的经费去做研发,您 可以做得更好 。

    张宝贵:是的,这样会刺激很多企业加入进来,如果都好好做,都搞研发多好啊。很多建筑师给我们推荐工程,有的项目还是有效益的,比如崔愷的鄂尔多斯体育场。有一次齐欣找我,他设计的一 个项目在天津附近,墙上开了许多洞,问我怎么做墙板。说场地这边是他的作品,那边是您的作品。

    周愷:当时那个地方找我们做两个项目,我觉得再找一位建筑师一起做更有意思。齐欣曾经做过一个剧场,好像是梅兰芳剧场吧,我就推荐了他做剧场,我做文化中心。齐欣的设计是一个白色的形体,很有意思的一个设计。

    张宝贵:白的,100米长,19米高,一面墙1900平方米,四面墙下来7600 平方米,为了让建筑好看,我告诉齐欣可以做整的,没有接缝,我有办法实现,而且不裂。齐欣一听特别高兴,跟我们的人说“张爷真有邪的”。但后来齐欣说甲方发话,不能拿我们做试验,只要没有案例的项目一律不能采用。

    周愷:质量安全是重要的,他们有担心可以理解,没见过这么做的嘛,其实齐欣和我对这个墙体的构造做法还是有些信心的。

    张宝贵:建筑师有信心,我就有信心,建筑师来工厂的越来越多。那天王昀过来说,甲方把他的设计给废了,他想改成猪圈,问我有没有地,我正好租了40亩地,农用地,不许盖房子,养猪种菜没问题。我在土耳其看到几百亩地,散养的猪,有一些自然的猪舍。那天不知

道是齐欣还是王昀开玩笑,说我们弄三层楼的猪圈行吗?那没问题

啊,盖个错落有致的小房子,与坡地混搭,从不同的角度看就是三层,多有意思啊。一年养几十头猪,你们来了,只要喜欢就赶一头回家过年吧。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积淀岁月的痕迹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构建再造石语汇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