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一个人与一种材料的精神结构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宝贵年长我们一些,于我们而言是兄长,更是师友。他们那一代人的成长经历和我们不完全相同,有他们的时代特色。

    宝贵今年已然过了60 岁,与新中国的年龄差不多,年轻时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扎根于广阔天地。他是那个时代最成功的典型之一,因为这种精神结构在他的身上非常突显:第一,他眷恋土地,乐此不疲地从土壤当中获取营养,因此他天生对土地有一种格外的依赖性;第二,老话讲“接地气”,他对农民兄弟有一种感情,农民是最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个群体。事实上,正是这种对土地的热爱以及对人民的亲近感,才促成他如今的成就。他所从事的与土地相关的创作,在一定程度上广袤土壤的力量以及智慧使宝贵的混凝土工艺有

一种“本土”精神。在我看来,这两点是他精神结构所具有的可贵的特质。

    认识宝贵是一种缘分,在认识他之前,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符合建筑师意愿的材料,或者说在寻找能够满足建筑师需求,并有可能激发设计潜能的一种介质,宝贵和他产品的出现,能让我们停下来,重新认识混凝土,我们再次触摸它、研究它直到成为我们理想的选择。

    我认为宝贵最宝贵的地方在于他那“一切皆有可能”的理想。他从不轻易拒绝建筑师对于材料“天马行空”的要求。他敢于接受超越建筑师的想象,让那些原本困难或不可能的事儿转变成一种“招儿”。它是介乎于工业创新与工业化生产之间的并朝向未来数字逻辑发展可能的策略行事,在实现这一理想的过程中,一方面被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可能推动,另一方面被建筑师执着推动着,在彼此的碰撞和激情中就有了好多奇思妙想,最终将这些变为可能并实施。

    在这个时代,工业化生产的背景下,他能够实现量身定做是难得可贵的。他能够适应每个建筑师的个性,推动和鼓励了个性化和差异性。这与信息化时代的两个极端特性吻合:一面是高度工业化,一面 则是高度个性化。我们的社会已经步入了信息化时代,但在实际完成的时候又需要手工时代的技艺。这两者的关系十分微妙,大环境下我们高度工业化,但工业化的“集权统治”下又少不了个性的张扬。

    宝贵是原生态的艺术家,他的一切都根植于广袤的土地,但他却懂得巧妙地借鉴信息和工业时代的产品特质,并通过农民的双手将其土生土长的技艺与工业生产结合起来,实现了“土生高技术”。

    宝贵材料的魅力源于宝贵不凡的经历。宝贵的混凝土墙板的设计感和表现力取决于他对石头、水泥以及混凝土可塑性的认知,而由 此研发的装饰板材就有了一种格外的品行和独有的精神结构。作为一种跨界的表面介质,在传承了工业化时代的预制装配和大规模生产的基础上,以“量身定制”和“个性化”的产品赢得了建筑师的钟爱,宝贵也因此在设计的推动力作用下,汲取了自然中荒蛮的力量,建构出了诗情的混凝土表皮:可能如光滑丝缎妩媚动人;可能粗鲁 而豪劲。在宝贵手中魔术般的变换混凝土表情也不断地激发着建筑师的想象,甚至让他们陷入材料与建构的双重选择中,其间会伴随着建造逻辑和真 实性的思考,而正是这种“进行时”的设计 和生产让这个貌似工厂的场所更接近一个试验基地,一切可能的、不可能的、意料之中的和意外的结果都会出现,如此动态的“研发”和“再创造”过程让我们向往。

 

张宝贵+崔彤

 

    张宝贵:本来在化工出版社这个项目之前我们有若干个工程要做,但都没有落实。

    崔彤:其实化工出版社这个项目,合作初期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板材做出来是什么效果。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这座建筑原本就是混凝土结构,外立面如果也能采用这种混凝土装饰板,就能够很好地传承这一“基因”,使内外获得一种和谐和统一感。

    张宝贵:出版社从内到外都采用了装饰混凝土轻型墙板。

    崔彤:我之所以和您合作,是因为大家都有尝试的愿望。建筑立面最终呈现的效果是粗糙中带着精致,庄重的同时又不乏厚重的积淀感,这吻合出版社的气质。您对于这种“基因”传承的拿捏和驾驭十分到位。

    张宝贵:我想尝试,您也想尝试,可以说是一拍即合。2004年开始研究墙板,两年多没人用,苦苦盼啊,终于化工出版社要用了。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东西碰到一起了,您给了我做下去的机会和信心。如果中科院设计院都不大胆设计应用,那就真不对了,您是科研的顶级象征,开玩笑啊。最初那会儿,只是想把板子挂到建筑上去,不想又流失了,当这个项目选中我们的时候又不招标,我们报价很低。那种渴望是迫切的,有人说这样报价没钱可赚,我来不及想那么多。

    崔彤:当初一平方米给的价格很低,您明知挣不到钱还是应下了。

    张宝贵:没得考虑,没有资格向人家讨价还价,甲方第一次干这个,也顶了雷啊,万一失败了呢?主管基建的凌处长还有刘社长都特别好,嘱咐我们价格不能高,不然很难实现。当然最重要的嘱咐是保证质量,这种嘱咐是期盼,也是信任。说心里话没有化工出版社外墙板就没有宝贵石艺的今天。

    崔彤:透过这个项目,就能看到宝贵的预见性和洞察力。您知道预制构件在这个时代所具有的潜在力量,一心想把产品推广到市场。更为难得的是,您的产品在技术与艺术两个极点同时做出的努力,尤其是对混凝土表面形态和肌理的潜质的挖掘,顿时使其变得很有张力。

    张宝贵:化工出版社是第一个“吃了螃蟹”的,事实证明,化工出版社墙板的应用推动了行业的发展,形成了一个新的市场。感谢化工出版社,也感谢您(笑)。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红旗下的革命基因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信与经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