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信与经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我在一次国家大剧院听音乐会时,无意中看到了音乐厅的吊顶浮雕,当得知那个浮雕出自宝贵先生之手时,我产生了想认识他的想法。本质上,无论我们是建筑设计也好,研究材料也罢,都是推动社会进步力量之所在。对宝贵先生深入了解后,我认为我们拥有共同的理想,并且无论是对整个时代的技术发展、理念的发展,还是文化的发展,都具有难得的共识。如果自我标榜的话,我认为我们是站在时代前列、推动时代发展的人之一。

    我隐隐约约地感到,我们所追求的事情和宝贵先生所做的事情是一致的。别人就事论事,他则是用一种非常富有激情的方式,不只论事,还谈理想、谈做人、谈抱负,这一点让我印象深刻。像我们这样的设计师,内心有种追求,但在追求的路上会遇到成功和挫折。如果是你一个人坚持做这样的事情,有时往往会感觉很孤单,仿佛是一个人在战斗。甚至你会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所坚持的事情是否是正确的,是否值得,而宝贵先生的言行委实给我们上了一课。虽然他已经60多岁了,但不管做什么,都有种坚韧的干劲儿。他坚信自己的做法和理想,从不怀疑和轻言放弃。他的言行告诉我: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 的事情,不管有没有回报。至少从个人的自我认知上来说是值得肯定的,是正确的。

    每当我跟他讨论这些的时候,是一种很好的享受。与他这样的人合作,不但能帮助我完成你想要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帮助你获得一种自我认同,让你对自己做的事情给予肯定,这可能是我与他合作时得到的最大收获。他就像个指路明灯,让我看到了一个愿意坚持走自己路的人,用一种自信和创新进取的心态面对事业和人生,让自己高兴,也让别人高兴。如果要评价一个人的人生是否成功,我所说的成功并不是用地位、金钱或者名誉来衡量,而是看他活的是否“舒服”。这所谓的“舒服”其实就是对自我认知的满足度,我认为他的一生配得上“舒服”二字。

    宝贵先生很健谈,很喜欢讲故事。我想人生无非是由几个故事和几个信念组成的,所以难免会重复。当你重复完成一件事或反复认识一个信念时,渐渐会发现有一种希望继续这种重复的惯性和动力, 这就是自信、坚持。如果没有这种锤炼出来的坚持和自信做后盾,做事畏首畏尾,朝三暮四,那将很难做成一件事。人应该处于一种不断向前发展的状态,畏葸不前不可取,功成名就后不思进取更加不可取。人需要不断地冒险与尝试,这个过程的支撑点就是对自我的肯定和信念。

    不断重复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对自我建立信心、并且自我肯定的过程。当你要做一件事时,你不去肯定它,这件事你就没法做,再容易做的事都不可能做成。但如果你有信心,再难的事情,又能怎 么样呢?态度决定一切。当然,自信的同时还要戒自满,做人做事不能自我膨胀。

    以“舒服”的态度做事是衡量一个人在人与事关系上的又一个重要的标准。和宝贵交往的确有这种感觉,他不断地重复着自己的理念,无论在私下还是公共场合。我的理解是人在一定程度上,听东西已经不在乎听内容了。例如听一盘好 的音乐,无论重复多少次,都不会厌烦,而且当心境不同时,你所听到的内容反馈给你的感受也不尽相同。

    其实说到底,在宝贵先生身上体现了一个字:信。他表达的是一种有激情的“信”。我听过他的讲演,深有体会。我刚开始做公司的时候,跟甲方交流时特别有激情,现在反而激情不再了,相比之下我真觉得宝贵大哥演讲是一个本事,他每次重复的讲话不可或缺的就是激情。

    宝贵今日是一个老战士了,这让我敬佩。我听他的讲座,就像听一个老唱片,不怕重放,每次放有每次放时不同的心态和环境,每次放都让人听到同等的激情。

 

张宝贵+王辉

 

    张宝贵:我跟您认识呢,一下想不起来是怎么一个情况。哦,那次是您到我那去,那天还有上海地产蔡总他们兄弟俩是吧,他们好像跟王石搭过伴的吧,说话有好多年了。我儿子当时还在清华学建筑,知道您在建筑圈里的影响。我原来跟雕塑家打交道,转到建筑墙板是近六七年的事。我和建筑师一聊天,脾气、方式包括兴趣都能聊到一

起,互相有好感。我做的事不大,这么多年下来,像一条线,把一些相关的事“穿”起来了。这个过程并不顺畅,也不辉煌。建筑师脑子一热把想法给了我,让我做研发,我知道他们心里装下了我。

    您说宝贵不可被超越的核心秘密是热情和远见,等于您用这四个字把我绑架了。

    王辉:我在国家大剧院看音乐会时,无意中看到了音乐厅的吊顶浮雕,当时就深为感动。后来,打听到这些浮雕出自您之手,我就产生了一种想认识您的想法。

    张宝贵:这是一个很妙的过程,好像有人安排好了一样,又都与大剧院有关系,看来我还是沾了大剧院的光。我每次听您还有齐欣的发言都觉得很有味道,我喜欢听,也爱搭腔。上次齐欣说,“ 张爷”一做报告弄得几百人跟吸了大麻似的,以为共产主义明天就实现。

    王辉:您的生活还是很“舒服”的,我所说的“舒服”是自我认知的满足度。

    张宝贵:我知道,您说的这个“舒服”是很大的一个概念。我的 PPT 中有《夺命深渊》里 的弗兰特的一张照片,他死在深渊里了,他儿子骂他,他不解释,他说他生来就是探险的,探险是他的上帝,看来这和信仰有关系,看到这一幕我差点流泪。不安分也许是我的“上帝”,很多事情我做了,付出很多,总受折磨,总被误解,又不想改,哦,有一种东西撑着我。

    王辉:信仰!

    张宝贵:电视中看到一些藏民磕着头前行,他们心中想什么、信什么我们可能不知道,但是我们该问自己,我们到底信什么?

    王辉:您似乎跑题了(笑)?

    张宝贵:让我先跑点(笑)。舒服是什么呢?内心的东西放下了,踏实了。死亡了,就把生命放下了。破产了,就把事情放下了。成功了,或者失败了,就把追求放下了。建筑师喜欢找我,让我做研发,我把很多东西放下了,放下了还做不好呢,放不下非累死不可。

    王辉:您的热情和远见促使您不可能被超越。

    张宝贵:老有困难,老是付出,老不被理解,好在没动摇,我习惯了。

    王辉:也许,这就是您个人做事的逻辑方式。

    张宝贵:不这样反而会不习惯了,我在理解建筑、理解建筑师的需要,然后就没完没了地干。经常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经常欠工人工资,一欠就是几个月。市场很复杂,好歹熬过来了。有些事情,不是钱的问题,我和建筑师都不想失去。也许热闹、风光不一定全是真相,背后的东西也许是真的。

    王辉:您追求的恰恰是“背后的东西”。人生无非是由几个故事和几个信念组成的,其中难免会重复。但是,当你重复完成一件事或反复认识一个信念时, 渐渐会发现有种希望继续这种重复的惯性和动力,这就是自信与坚持。如果没有这种锤炼出来的坚持和自信做后盾,很难将一件事做成。

    张宝贵:我做了,但是没明白,您一说,这下明白了(笑)。

    王辉:以“舒服 ”的态度做事是衡量一个人在人与事关系上的又一个重要的标准。

    张宝贵:这些年来顺其自然,很多话不是想好了去说,就像水积多了,就流出来了,不知道流成什么样子。您这么一梳理,让我有了认识,像“阿弥陀佛”念经一样,多少年来,我念的是我的经。

    王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本经,但未见得念的人都一定“信”。

    张宝贵:现实很折腾,折腾来折腾去,心中的东西少了。其实,不管说什么,哪怕是五字真言,哪怕是一百句废话,是不是真的“信”,这很重要,每个人都一样,需要被提醒。有了“信”以后,许多话不得不重复,这不是表演。

    王辉:您所说的“阿弥陀佛”所表达的这个“信”字,是一种有激情的“信”。我刚开始做公司的时候,跟甲方交流时特别有激情。 现在反而激情不再了。相比之下我真觉得您把激情转化成了热情,因此能够一以贯之,这点很让我敬佩。

    张宝贵:那是因为和你们接触中被唤出来的(笑),虽然我不是你们这个圈子里的,但是大家一坐下来,就放松了,好多不自信、不自在都走了。激情也好,渴望也好,就都开始了。

    王辉:每次听您说,都是同等的热情,甚至更多的热情。

    张宝贵:不是噪音就好(笑)。老天爷的一种恩宠就是让我们呼吸、说话。一呼一吸是 常态也是奥秘,不要去琢磨,一琢磨就假了。每个人都一样,都有那种东西。我爱说话,大家都知道我话多,一开大会就有人提醒我“请注意控制时间”。我小孩结婚,自己家人摆了几桌,请了几十个朋友。我作为家长上台发言,我说我跟儿子是父子关系,有缘组成一个家,我很留恋过去的日子

    王辉:您又开始开例会了(笑)。

    张宝贵:其实那个时候,我眼泪汪汪,不知为什么,我经常会自己兴奋,也把别人惹兴奋了。

    王辉:因为“信”

    张宝贵:也许因为我“信”,日久天长成了我的“经”。有人说我是一个小老板,当老板的就应该唯利是图。我想老板可以唯利是图,老板也可以不唯利是图,起码不要什么时候都唯利是图,还把这挂在嘴上,烙在心上。我给清华学建筑的研究生讲课,有些孩子哭了,说童话回来了。原来这种年龄的孩子和我们小时候一样需要童话,童话不属于现实,不能当钱花,大家需要它,不然七仙女再也不下凡了,

因为董勇不在人间了。

    王辉:万物同理,建筑设计也是这个理。

    张宝贵:很多外在的东西就像阳光,照进来心中暖和。建筑肯定不仅仅为了居住,不仅仅为了标榜,不仅仅为了传承,有另外的东西需要它。也会有非科学的成分存在,太绝对的东西反而会迷惑。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一个人与一种材料的精神结构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张宝贵和他的设计方言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