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张宝贵和他的设计方言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记得初见宝贵时,给人的感觉是,他就像个质朴的农民,或者更 确切点儿说像个老知青,实际上他确实就是位老知青,插队回来后默 默地领着一帮大爷大婶创业。在当时的环境下,他能做出那么多充满艺术气息的雕塑,并且这些雕塑还具有实用的装饰价值,在我看来很不容易。通过这些年和宝贵的交往,我发现虽然现在他的企业做大了, 个人的名声也提高了,但他始终保持着最初的质朴和真诚,依旧愿意 倾听建筑师的想法,这尤其“宝贵”。

    我曾参加过宝贵若干次的建筑材料开发研讨会,与会主要人员都是建材行业的老专家,大家从物理性能和材料性能上帮他出谋划策。从这点来看,如此多的高级知识分子都愿意和他打交道,这足以说明宝贵做人做事的魅力,以及大家对他专业追求的认同。

    宝贵的产品很好地结合了自然的特性,虽也是人工制品,但它的制造理念和巧妙模仿自然介质的独特之处往往令建筑师更容易接受。自然的元素,在宝贵石艺的作品中能随处捕捉到。二战之后国际上发展起来的国际化风格、建筑工业化,它们的特点就是强调大规模的重复性。虽然是高品质建筑,但却有着很强的人工痕迹,很难为一些特定的项目研发出具有随意性、艺术性的材料。宝贵的材料不仅仅有大规模生产的可能性,同时也具有随机处理材料的灵活性。

    一般来说创意产业都是媒体、音乐、戏剧、电影,但我认为把宝贵石艺的建筑材料视为一种创意产业实至名归。因为宝贵的每一个项 目都不尽相同,甚至每一块材料都千差万别,各具特色。永无止境的创新和特殊的加工方法使得宝贵源源不断地产生创意。宝贵在这么 一个大规模的建筑材料生产上,面对这些大型的建筑项目做到了个 性化。他的创新往往会给我们建筑师很多启发,我认为他所做的事情很契合当下提出的创意产业的感觉。宝贵石艺的材料生产就是一种手艺,它并非是画一张图纸然后生产这样简单,这也是让很多建筑师感 动的地方,所以我习惯叫宝贵石艺为“创意工坊”。

 

丰泽园:留住传统意象

    我和宝贵最初的合作是北京丰泽园酒店,我在设计时不希望将目光仅仅停留在建筑本身上,也希望借助室内来营造一种文化主题。丰泽园本是个老字号餐厅,现在改造成酒店,这样一来建筑外部、空间和体量都改变了,但有些东西是需要传承下来的,譬如最初我们设想可以沿用四合院的结构框架,但很遗憾这个想法没能实现。当时为何找到宝贵石艺的材料,我已经记不清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宝贵当时在做中国传统意向的浮雕的研究和应用。钓鱼台国宾馆有面“东方之舟”的浮雕墙就出自宝贵之手,我对此记忆尤深。

因为丰泽园的造价有限,而我又希望借助一些传统的工艺和材料来体现室内奢华的品位感,因此就想采用仿铜的材料,为此我们辗转联系到了宝贵。那时候,我对这种材料的认识停留在“使用再造石模仿一些材料的肌理和质感”这一层面上,认为它属于稍微与建筑有关的工艺品范畴,还没有将其提升到材料的位置。其实,现在来看,这种材料和建筑的关系还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而不仅仅是做一个室内的陈设或装饰品。

    我们在后来的拉萨火车站项目上进行过合作。为了能够做出我们想要的立面粗犷肌理的感觉,宝贵就缝多宽、垄多深等技术做了很多试验工作。虽然最后因为考虑建筑场所的气候特点和高原的特殊环境而转用了彩色混凝土,但在室内还是用到了宝贵的条纹板,至今效果都非常好。通过这个项目,我又重新认识了他对于材料事业的热忱和不计得失的品格。事实上,我们无论是和艺术家接触也好,还是跟生产厂家接触也罢,没有一家表态可以为我们这个项目做专项研发,更何况是在没有任何合同协议的情况下投入这么多成本,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鄂尔多斯东胜体育场:接洽有序的韵律

    迄今为止,我跟宝贵合作过的最大项目是鄂尔多斯东胜区体育场,做这个项目时,我们希望能体现内蒙的地域文化。因为鄂尔多斯阳光充沛、环境开敞,所以特别适合做大尺度的整体造型效果,建筑的曲面形态和场地跟周围的丘陵有关。我坚持一定要做整面,在空旷的环境中显得大气而开阔。在构思立面形态的效果时,考虑到用一般的方型块体效果表现力不够,于是我设想将建筑做成碗状。至于立面的材料选取问题,初始时我们考虑用涂料,但总感觉与这么庞大的体量和力度感不吻合,其他材料包括金属板、玻璃幕墙等都无法满足要求。如果不是知道宝贵石艺具有对材料的创造和加工能力,有些建筑想法我们实在不敢想。

    虽然有了材料,但在如此巨大的碗状界面上做随意的形状组合,无论是材料还是加工,都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更何况这种非规律性的体块材料几乎没有标准化可言。后来在设计中,我们从看似杂乱但实则富有规律的拼图游戏中获得了灵感,设计出了一系列接洽有序又不乏韵律的体块组合,这样用三十多块板型,就能拼合出整个立面图案。

    设计确定后,接下来就是施工。施工中的一系列问题犹如拦路虎,使我们的实施过程变得日趋波折。譬如体块和整体建筑之间的关系问题,建筑外立面不仅有拼板,同时表面间或留有一些孔洞。另外,板块本身是否需要肌理也是有待商榷的问题,因为体育场体量很大,板块若没有任何纹理来丰富表皮,表现效果有可能会大打折扣。等我们确定了板块需要肌理的问题后,又面临着纹理的走向选择。在和宝贵的反复讨论中,我突发奇想,说将纹路走向不规则化或许会得出意想不到的效果。为此宝贵还特意做了效果展示样板,大家看后都认为无规则纹理效果更佳。这个项目完成后,我几次到鄂尔多斯现场观看效果,看到体育场的外墙板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不同的光彩。色彩变幻之丰富远远超过我们当初的预期效果,这种惊喜实在妙不可言。

经历了几次合作,我和宝贵之间建立了真诚的友谊。他给我的感觉并不像商人,因为在他那里创意永远比金钱更重要。我个人在和他合作数次之后,十分信赖他的产品。但对于一些不了解材料的业主而言,宝贵石艺的产品多少带有些不确定性:一则业主没见过这种材料;二则这种材料是否在项目中有成功事例,业主也不确定;三则业主担心施工工期不好控制,又怕宝贵依仗材料独创性而坐地起价。总之,这一材料的推广过程充满了艰辛和曲折。我曾试图推广合作,但未必能够遇到开明的业主,比较幸运的项目一个是鄂尔多斯体育场,另一个就是谷泉会议中心。这二者都是业主基于对我的信任,对我的建筑见解的认同,才认可并使用这种材料。

 

    谷泉会议中心:有机建筑再尝试

    做谷泉会议中心时,我们就选择石材的问题讨论了很久。当时也参考了很多石材,比如锈石、砂岩、水洗石等,但我感觉都不太理想。我们做谷泉会议中心这个项目的特色就是该建筑背靠大山,山上最自然的就是石头。建筑的特色就是通过石头将建筑与环境连接起来,并使其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石头的尺度也需要考量,如果用小型石头拼接势必会造成加工上的困难,而且石头尺度过小也显得很细碎。

    当这些问题实在找不到解决方式时,我只好给宝贵打了电话。他撂下电话,就连夜从昌平开车赶至现场。当看过项目施工图并听取了基本情况后,宝贵变得兴奋起来。我曾见过他在昆仑饭店做的巨石装饰,感觉既自然又灵动,因此也希望按照巨石的效果来做。

    宝贵回单位后不到10天时间就给我送来了一个大约一米见方 的样板,这个效果快要达到了我想要的感觉。然而这个样板的体量依旧不够理想,于是他又返厂将其做大。第二次运来了不止一块样板,并且每个样板基本都有三四米高,几块石头组合在一起给人的感觉顿时变得磅礴了许多,看罢后我也很有信心。业主看后说听凭我做主,于是我当即拍板定下了这个材料。说到底,这完全是 建立在我与业主之间的相互信任上。我不敢夸口这种石材是最理想的、唯一的解决方案,但是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中,这种石头与主题的契合达到了我满意的程度。

 

我就是一个本土建筑师

    特定的环境使用特定的材料,从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本土建筑与材料的咬合关系。关于本土建筑与本土材料的发展无论在合作上还是创作上,我们都存在着共识。事实上国内一些建筑师比较倾向于国际化、现代化。但对我而言,我就是一个本土建筑师,在国内学习建筑,在华山插队当知青。一直以来我对建筑的情结就是:建筑一定要与特定的环境发生直接关系。我不在乎建筑的刻意性创意,也不在意由建筑刻意表现出来的个人风格,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一个建筑建成后能够融入到环境中,并为大多数人所接受。

    我自认为个人的美学修养和才华并不出色,也不愿他人把我做的建筑草率地定义为新地标。我做项目时更多地考虑日后这栋建筑是否能够得体、妥当,受到使用者的认可,而用这个思想做建筑的人往往是看到过于人工化的东西就不怎么舒服,虽然有时不得不用到,但是看到浑然天成的东西总是感觉比人工制作的好,就如同画得再好的画也不如直接看自然风景一样。当然画有画的感觉,雕刻有雕刻的感觉,建筑有建筑的感觉。但凭心而论,当今社会,尤其在大城市当中,这种人工雕琢的痕迹实在太多了。即便我们不能摆脱人工制造,但至少自然的元素不能被剥离出人们的生活之外。如果大家懂得适可而止,更强调些本土材料的运用,那么我们百姓的生活质量就能够变得更好。虽然我是建筑师,但心中难免有些“反建筑”。我希望建筑跟环境靠近一点,跟自然靠近一点,跟本土靠近一点。

 

张宝贵+崔愷

 

    张宝贵:我觉得还是我们有缘分,您很愿意创新,很多项目让我们去配合。按我的出身和处境,本来不可能接触这么多著名建筑师。第一,公司位置偏远,地处一个远离北京市区的小村子;第二,我没 有学历;第三,我没资本吃这碗饭,公司规模不大。25年过去了,装了一些故事,舍不得把它扔了。

    崔愷:您成了载体。

    张宝贵:我很荣幸为建筑师服务,在这中间也显示了自己的专长,做了最有效果的“广告 ”(笑)。世间有千万条路,这是一条路,这条路不是设计好的,是自然形成的。

    崔愷:我们请您做鄂尔多斯体育场墙板,希望做齿条,不规则的板,齿条走向不一样,居然有发光的感觉。还有大大小小的洞,不光通风,还透气——建筑的气。我发现窗洞口做成平的,不做齿条更有效果。

    张宝贵:事实证明这有道理,洞口变得整齐了,这些不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而是在建筑过程中您不断产生的想法,我们明白建筑过程中会经常出现各种协调、各种修改,这是一种进程中的设计。

    崔愷:还有对不起您的事(笑),几年前给殷墟博物馆做围墙,用水泥做出图案,再镀青铜,甲方没有用。

    张宝贵:您让我搞试验,没用上,在大会上提及此事,我心里热乎乎的,因为您尊重我们的劳动。这已经过去了,我们乐意为建筑师搞试验,这比我们自己坐在家里搞发明有意义。

    崔愷:一 般企业接到项目搞研发,都问费用,您从来不提,而且做1∶1的大板,投入很多,不但能使建筑师们满意,往往又受到启发。

    张宝贵:1997年吴良镛先生找我为孔子研究院做正殿屋脊上的“凤”形雕塑,我最初不自信,我说我没有那么好的工夫。吴先生从始至终鼓励我,不要找别人,就相信我,说我有这个能力。那个时候心里真的没底,是这个项目让我长起来了。

    崔愷:吴先生有慧眼。

    张宝贵:接了任务我就创作呗,找资料,找感觉,做了十几稿,我都灰心了。吴先生一直对我抱有一个期待,终有一天找到感觉了,就是现在的凤。他后来送了一本他的专著给我,题字“宝贵大师指证”。去年十一月我又收到一本吴先生专著——《南京红楼梦博物苑》,里面提到“宝贵大家”如何。我猜呀,他就是希望我好好干活,不要见异思迁。

    崔愷:因为他知道您是一个正经干手艺的人,您要不好好干活人家也就不理您了(笑)。

    张宝贵:前几年,您让我们设计山东广电中心室内的石头,要刻上经石峪的文字,把石头折来折去的,很特殊的效果。

    崔愷:做了很多试验。

    张宝贵:做试验时,我让员工站在房上,把山皮模具展开。我和他们交流时出现意见分歧,一下子不能统一。后来您来了,说了一番话,就好像事先跟您商量好似的,我们俩说的几乎一样,大家都笑了。理解建筑师的意图很重要,跟建筑师合作,要从学习开始。

    崔愷:您那天的发言很打动我,您给我的感觉就是三个字“好奇心”。

    张宝贵:有人不理解,张宝贵为什么不挣钱,那么大企业,张宝贵是为了名吧?我也弄不明白自己,一个“好奇心”点醒了我。如果有一天我有钱有地位了,我也装了,“上帝”也许会没收我 的好奇心,好奇心没了,我不知道会怎么做事情。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信与经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材料技师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