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二十五年-材料技师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0-06-11
我和宝贵有机会通过工程实践有很好的合作。我认为宝贵最大的优点就是他能用建筑师的思路去“调节”材料,他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家。在我们建筑师做的一些文化建筑中,要想把我们所要表现的文化品味表现出来,材料是非常重要的。作为一个建筑师,建筑的空间布置是第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第二个方面是用什么材料,特别是外墙用什么材料,怎么表现所要表现的建筑文化的性格,所以材料的性质、肌理、质感等都是建筑应该特别注意的方面。我在长春革命烈士陵园纪念馆的项目中使用了宝贵的材料。这个建筑本身是纪念馆的外墙,但是由于连接中轴线的道路很长,整体的效果非常重要。作为长春烈士陵园中重要的纪念馆,它前面还有一组烈士雕塑像,而这个建筑怎样作为背景突出主题雕塑,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在这一方面宝贵做得很好,他对怎么表现出我们想要的质感做了很多的研究。最终把板做成了大大小小的箱型,并整合到一起,其中突出墙面最高的地方有 50 厘米左右,做成之后整体感很强,质感很大,反响也很不错。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材料的选择对表达建筑师的意图,表达建筑的主题是非常重要的。长春革命烈士陵园纪念馆是2008年盖起来的。作为一名建筑师,要对建筑主题有所追求。我们设计建筑的总体概念是:建筑的创作要体现地域性、文化性、时代性的和谐统一。作为这个项目来讲,它要表现和弘扬革命烈士为后人、为新中国的建立、为当地人民的幸福做奠基石的威武不屈的精神。建筑本身要非常恢弘大气,整体体现这种革命精神,而这种精神体现到建筑的内部布置和空间处理上,就是要把其内部作为烈士珍贵遗产的大仓库和革命精神、革命资料的大熔炉,对外墙的处理也要结合这种精神。所以我们在研究的时候,为了体现烈士前赴后继的高大形象,曾经想过用石头来处理,但是后来发现用石头并不能做出那种感觉,石头的颜色也很难选

择。所以我们就考虑能不能做出一种材料,从外立面来讲它是大大小小不同的立体突起的方块,这样既是一种抽象的烈士形象的体现,又能把烈士的英魂和精神通过这种粗放的形态表现出来。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用这种不规则、错落有致 的挂板,开缝要怎么处理。因为我们的建筑坐落在很空旷的地方,视线距离基本会有一两百米。所以要体现大的视线效果,并要在其中体现英烈的精神,就要求不拘泥于细部,而用这种大的组合来表现。第三个问题就是背景,这个建筑要作为烈士主题雕塑的背景。我们从这三方面来考虑,希望达到一个全面的效果。我把这个想法跟宝贵的助手交流了一下,他们说之前没做过这么大的材料,后来反馈的信息是:宝贵说没问题,由他们来研究。宝贵最大的优点就是,我们提出要求,尽管当时没有现成的东西,他都能通过研究尽 量满足我。有些材料商首先考虑经济利益,而宝贵首先考虑的是怎样才能达到建筑师的要求。宝贵的公司尝试了很多办法研究解决这些问题,于是就形成了这个统一的、我们共同的作品。所以这个项目是我们共同完成的作品,没有宝贵的努力就没有这么好的作品。

    因为要赶工期,要赶在一个纪念活动之前用,任务重、时间短。整个工程包括雕塑和其他部分,从设计到施工完成只有一年左右。 开始时经过很多次招标都不是很满意,后来宋春华找到了我。为了提高 效率,我们做设计,宝贵的团队做研究,把设计和研究联合起来,最终做出了一个地域、文化、时代结合的很好作品。不仅仅是一种材料,而是通过材料传递一种精神,这是对我们主题的解释。

    我认为建筑师完成的是一个作品,而宝贵作为一个材料商完成的也是作品,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以往我们选材料的时候只能从材料商现有的材料当中选,而材料商通过市场运作,主要以赢利为目的。但是宝贵把他做的材料当成一个作品,他对材料不断研究又能与建筑师密切沟通,他在这个过程当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认为在市场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更需要强调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是当今国内很多材料商都不具备的。我们应该去倡导,材料商可以把材料当作一个作品、一个思想、一个艺术品去做,不只是作为产品。在当今市场经济主导一切的情况下,如果要做出更多精品就要有这种精神。

    

张宝贵+何镜堂

 

    张宝贵:我和何院士是先合作,后见面(笑)。

    何镜堂:对,我们是先合作了工程。在工程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想找到一个恰当的材料来表现建筑的个性,了解了很多人。后来了解到宝贵的材料很好,所以就试着跟他联系。但那时是我的助手和他们联系的比较多,最后发现做成后的效果非常好。做完这个工程之后在北京的一个展览中见到他,我还专门看了他展台中的展品,那时才是我们第一次认识。

    张宝贵:记得长春烈士纪念馆召开材料讨论会时,我没有到场,我们一个技术人员去了,宋春华部长去了,何院士也在场。我们和宋部长不很熟,但是宋部长在会上主动推介宝贵石艺的墙板。我听说后很感动,也明白他的苦心。我们研究的墙板刚开始进入市场,还不够成熟。

    何镜堂:看得出宋部长的学术修养,还是鼓励创新的。

    张宝贵:创新 是市场引发的,我们和建筑师在寻找一种可能性。去年的国际建筑展,那天很巧,安排您给我们公司颁奖,我的孩子领奖,我抓拍了下来。这些插曲很简单,长此以往,心态不一样了。您设计的长春烈士纪念馆,外观方方正正,建筑前面的空间很开阔,一座由著名雕塑家叶毓山先生设计的主题雕塑高耸在那里,是一个很自由的形状。

    何镜堂:在做这个建筑时我们就确定了这个建筑的主题,我们希望建筑要体现地域性、文化性和时代性的和谐统一。为了体现革命烈士威武不屈的革命精神,我们当初想用石头来对外墙进行处理,但是后来发现用石头不能做出想要的感觉,所以我们就考虑能不能做出一种材料,做成大大小小的不同的立体突起的方块,这涉及到很多技术环节,困难性不言而喻。

    张宝贵:制作过程中出现了很多故事,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建筑上的板与板之间开缝6厘米,开这么大的缝,我们从来没见过。长春烈士纪念馆,有的板八九米长,板高两三米,由四五块组成。我们去拍照的时候,发现板与板有色差。有的板养护时间长,含水率高,显得颜色重;有的板 养护时间短,含水率低显得颜色浅。当然,在时间作用下慢慢会统一起来。

    何镜堂:可以接受的变化,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

    张宝贵:我觉得材料研究就像生命一样,一定是磕磕碰碰的。由于工期紧、造价低,许多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出现。当时,安装方很急,我们的深化设计师王迎斌不敢去现场了,因为一去现场, 施工方就跟他发脾气。发脾气是有原因的,比如说有些板分格的时候,只考虑了便于制作,没考虑到便于安装。作为材料厂家不考虑下家的时候,会为自己带来麻烦,还会影响工程进度。您说这是我们 一个共同的作品,这是在鼓励我们。我们仅仅是个供应商而已,安装单位也承担了许多,默默无闻,很辛苦。

    何镜堂:您非常地谦虚。

    张宝贵:说实话,我们的“分格”有不当之处,给安装增加了难度。我总感觉建筑师对我们太宽容了,对新材料爱护得有点过头了。

    何镜堂:长春雕塑博物馆是另外一个与你们合作过的项目。宋市长认为我们之前合作的项目效果很好,所以专门委托你们。这个博物馆主要展出内容是非洲文化、玛雅文化。

    张宝贵:非洲文化非常神秘,怎么表现真的不懂,一方面要学习,主要是多听建筑师的,因为您的团队已然做了很多功课。

    何镜堂:通过文化体现博物馆的个性,除了要利用内部空间组织来满足展览的要求之外,外墙的造型也很重要。为此我们在建筑外立面的材料上做了很多尝试,但是效果都不理想。后来我们找到宝贵为我们研究这个材料,我希望墙面材料有能体现非洲文化的纹理,并能表现非洲文化的地域特征,比如非洲蕨类植物的叶形。我们经过“碰撞”后做出了非常好的作品,整体非常大气,纹理也充分表现了非洲文化的粗犷。建筑的外墙中有一大块不规则的面积,每一块就像蕨类

植物的叶一样,空实交替,因此板材体现的技艺很强。

    张宝贵:原来的墙板都是平的,这次的板是箱式的。您告诉我们 用箱式板和非洲记忆有关,您让我们这样做,我们就照猫画虎,当时不一定能理解。建筑师谈到文化思考,对于材料研究是一个引导,从盲目到自觉,这需要时间。除了您说的那些大的箱式板很特殊,还有板和板中间都有一个非常深的凹槽,出现了强烈节奏感,语言更生动了。

    何镜堂:这个材料就是这样,通过空实之间的不断变换,体现非洲文化的粗犷以及植物的形态。

    张宝贵:您的话我们现在懂了,现在再去看这个墙板,似乎可以感觉到一种与非洲有联系的声音,还能勾起一些画面的想象和回忆。

    何镜堂:所以,我说这是我们“共同的作品”,建筑师完成的是一个作品,而您作为一个材料研究者完成的也是作品,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项目执行中,我们能密切沟通,这个过程当中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张宝贵:建筑师的很多想法我们一开始真的不懂,有人说总有难题出现,对我们来讲,难题就是课题,建筑师的想法把我们激活了。

    何镜堂:您的材料我很喜欢用,特别是用在一些文化建筑上。但从目前的整体趋势上讲,建筑材料强调环保、强调生态、强调 节能,而建筑可能更强调的是空间的整个效果。目前这个材料相对来讲比较新颖,而且也是一个艺术品,研究的过程很艰辛。但是这个材料严格来讲做得还不够细,所以在有些大城市,特别是中心区里面,比较精细的建筑是很少用这个材料的。我希望您能在这个基础上把材料进一

步做细,充分发挥它的可塑性和艺术性,并跟节能、环保、生态等材料的发展方向结合在一起。

    张宝贵:何院士这些话语重心长,我知道这不光是建筑师的需要,也是社会的需要。我们愿意为建筑师的设计做研发工作,凡是建筑师需要我们的时候,不去想别的,不会找理由。您放心,我们会尽力做好,这是您给我们的机会。

    何镜堂:我认为在市场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更需要强调像您这样精益求精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是当今国内很多材料商都不具备的。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张宝贵和他的设计方言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神形兼备 文质彬彬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