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话—“其实我不懂”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1-01-29
从1987年7月31号来到昌平奤夿屯村,开始做水泥制品,我什么都不懂,我的运气很好,认识了中国建材研究院的曹永康院长,他让到全国装饰混凝土大会发言,我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讲起了混凝土,面对很多混凝土专家,他们没有烦我,觉得用水泥做小雕塑是个新鲜事儿,原来他们是这样看问题。吴中伟院士鼓励我搞下去,祁俊部长由潘雪雯陪同到我白塔寺住家去看我的几个小雕塑,他给我讲长毛乌龟的事情,意思是不能急。

 

一晃儿31年过去了,再过四天,我从山西回北京整整31年了,真快,很多好人,很多关心我的人,他们的话我没忘,他们有的走了,想起他们的话,好像他们就在身边。昨晚,山西来客人,我们公司几个同事一起陪他们吃饭,因为喝了酒,大家兴奋了,韩书海回忆起我们一起工作这24年,他哭了,他今年47岁了,他是公司副总,他特别懂技术懂业务,我们一很努力,一直很苦,他长期奔波在工地和设计院,他一直代表公司和庄惟敏还有王辉这样的有影响的建筑师谈项目,他喜欢我的状态,说我一直带着他们走在正能量的路上,但是公司发展不快,他说说着就哭开了…王欣说刘全胜,说你跟张总30年了,你带人完成了奥运昌平那么大的雕塑,2008年啊,什么时候还会有啊,你带人完成国家大剧院还有首都机场的雕塑和吊顶,真牛!你懂吗?我看出来了他们喝高兴了。王欣还说他自己总犯错误,给公司造成很大损失,张总一直等待我觉醒,这要在别的单位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他说自己从心里明白了。看到他们的率真,我被教化了,那会儿我是个听众,我这一路走来,很难,我到处演讲,是为了倾诉,在反复的诉说中,我自己解脱了,有的时候我需要交费去说话,那我也乐意,那一会儿我是快乐的,我是自私的,花大家的钱,我去放肆,我讲的天花乱坠,其实我不懂!昨晚,我以为我懂了,他们四十多岁了,掏心窝子说话,这很奢侈,我得到了,那个时候,我真的心安了,原来31年的莫名工作,可以这样,我懂了”

  • 上一条资讯:宝贵的艺术:灯?非也
  • 下一条资讯:匠人的修为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关注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