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贵与张华对话—应运而生的宝贵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21-02-18

(张华,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学硕士,研究员,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蓟县国家地质博物馆总设计师)

张华:我们私底下喜欢叫张宝贵为“宝贵”大哥。为什么?我认为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历史发展到某一阶段再向前进的过程中,势必会有相应的人出现,这些人将某件事当作一种责任甚至信仰时,往往会不疯不魔不成活的投入、坚持。我认为张宝贵就是应时代而出现的人。我真没见过一个做材料,做构造的人能如此疯狂的追求技术、追求创新,这个人在靠他自己的“个体”促进这个行业的提升。

 

这种人的存在,可能会让我们城市或者建筑行业一下上升至另外一个高度。

 

蓟县地质博物馆是一个曲线的建筑,带有大量的曲线。一般的建筑材料,石头也好,砖也好,都存在接缝的问题。最初我想使用清水混凝土,但是到底在表面做何处理,想了很多方案都不理想。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想到了崔恺,因为崔恺在北京的信息肯定会多一些。崔恺就向我推荐了宝贵大哥。我马上和宝贵取得了联系,然后就去北京宝石艺的工厂考察,考察之后我心中的一块石头就落地了一我做的建筑终于有实现的可能性了。因为开始做这个方案的时候,受灵感与想法的支配比较多,并没有过多的去思考实施中的问题。真正中标的时候才发现实施起来是个难。在这之前所有的备选材料都不如这个效果好。我觉得应该用“应运而生”四个字来形容宝贵大哥以及他的材料、其实有些想法我已经构思很多年了,正好有县博物馆,正好有这种新产品和新工艺,这个项目跟这种材料很自然地碰撞出了火花,这不能不说是件很幸运的事。

张华:我本身就很喜欢石头,办公室里都是石头。我从一开始就喜欢用石头做设计,所以我做的设计更多的是和自然结合在一起。我的想法来源于自然,而张宝费的再造石本质也是来自于自然。

 

我觉得这种材科叫“再造石”。鸟类搭窝和自然是一体的,虫钻洞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再造石的出现实质上帮助了大自然消化垃圾,是一个废料变宝的过程。而且跟目前国际上提倡的绿色环保理念如出一撤,所以再造石这种材料也可以说是多方面的“应运而生”。

 

我特别欣赏宝贵大哥,像他这样对建筑师不计成本不计报酬的支持,在当下这种商品社会已经是风毛麟角了。宝贵大哥往往是赔钱、赔精力,最后还没开花结果,这其中的艰辛我非常理解。

 

譬如之前广西的一个项目,前期宝贵大哥又做样板,又派技术人员,这些成本都很高,我特别不好意思。和我合作过程中就有几例,可想而知宝贵大哥那里已经有几十起了。如果这种事情放在别人身上基本是做做就不想再坚持下去,既白花钱又费力气,最后还得不到肯定,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宝贵大哥能坚持到现在太不容易了。这是一种奉献精神,我特别敬佩。其实人生那么多乐趣,不能就变成一个挣钱的乐趣了,让人无法忍受。

张宝贵:张华刚才讲的周折是事实,搞研究的人总要面对没完没了的麻烦事儿,跟唐僧八十一难取经一样,没有犹豫,没有动摇,真经,也许不在经书。而在八十一难之中。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坚持,为了理想?为了家庭?为了商业?没想那么多,太复杂,一路下来多是迫不得已,就像鸟不知道为什么在天上飞,可它不在天上飞在哪儿飞啊?那就进鸟笼子吧。我们几乎每个工程都不赚钱,只是有的雕塑能挣点小钱,得了钱就搭在研究上了,经常寅吃卯粮。如此周而复始,过去了多年,像是大阳出来了又落下去了,像童话。这是自然现象,这是过日子,不要匆忙把时间打发走,即使得到很多。

 

那天去张华那儿,他办公室里有好多特殊的石头,有的石头在奇石博物馆好像也没见到。是不是有本事的人会广泛?他们游离于专业的四面八方,有很多故事。

  • 上一条资讯:匠人的修为
  • 下一条资讯:张宝贵与吴良镛对话

版权所有© 宝贵石艺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641号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南七路3号
电 话:010-89711543

关注公众微信